白昼烟火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爱情故事 > 现代爱情故事 >
 
白昼烟火
2021-02-19 10:22:08 /故事大全 /点击:87751℃

格物

事简介:

唐晚齐对慕天空一见钟情,她用尽心思让慕天空同她结婚,慕天空虽然同意了,但处处受到她的压制。在与唐晚齐的博弈中,慕天空爱上了她……慕天空的事业突遭滑铁卢,在唐晚齐的保护下,他全身而退,而唐晚齐却付出了所有。

1

要不是世伯家举办的答谢酒会推托不掉,唐晚齐那晚是绝对不会去的。

她那天旧伤复发,筋腱的扭伤和常年积攒的足底筋膜炎,让她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人鱼公主的痛楚,每一步都好像赤着脚走在刀刃上。

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唐晚齐趁去厕所的空当,到二楼找了个无人的角落,赶紧脱下高跟鞋歇歇脚。

她穿了一件墨绿色香云纱连衣裙,丝绸上淡黄色的玉兰花若隐若现,裙长不及膝盖,小立领和袖口的包边上都饰以杏色蕾丝,手推波浪式盘发上别了一枚很别致的钻石发卡,她亭亭玉立地站在窗前,好像一幅唯美的油画。

唐晚齐想起了昨天徐泽亚问她的那句:“值得吗?”她一下子陷入了沉思。这两天,她不停地问自己,为了那样的一个男人,值得吗?

忽然,唐晚齐听到一群人向这边走过来的声音,渐渐地,大家的讲话声愈加清晰,她马上警惕起来,急忙找鞋子穿,却诧异地发现,她的高跟鞋不翼而飞了。

唐晚齐一惊,下意识地低头盯着自己的双脚。

那是一雙怎样丑陋的脚呢?

前脚掌拱起,脚趾变形,脚关节上布满了厚厚的茧子,疤痕累累。

唐晚齐一急,蓦地看到束腰的长丝带,她取下腰带,撕成两段,将它们分别缠在脚上,最后在脚踝处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听声音,众人下一秒就要到了,唐晚齐踮起脚,舒展开双臂,索性来了段即兴舞蹈。

外面的音乐喷泉正播放着《水边的阿狄丽娜》,流畅悠扬的旋律隐隐约约地传进来,大家如痴如醉地欣赏着唐晚齐的翩翩舞姿。

一首曲子结束,唐晚齐抱歉道:“对不起,打扰了大家,因为我明天有场演出,所以刚才忍不住练习了一下。”

“能欣赏到唐小姐的舞姿是我们的荣幸啊!”众人纷纷鼓掌,对着后面一侧的慕天空羡慕道,“慕总能够娶到唐小姐真是好福气呀!”

唐晚齐这才发现慕天空竟然也在其中,此时正与她对视。他脸上应和地淡淡笑着,拥有这样一位众星拱月的太太,他还是有几分得意的。

不过唐晚齐察觉到了他嘴角弧度的意味深长,眼神更是淬了毒,似有不甘。

他们离开的时候,唐晚齐的高跟鞋不知怎的出现在慕天空手里,他俯下身为她穿鞋,一副夫妻恩爱的画面。可就在起身后,他讥笑着将嘴唇凑到唐晚齐耳畔,吐出烟草味与伏特加混合的气息:“我真想知道,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唐小姐花容失色?”

事实上,他娶了她之后,一直没放弃过探索让她出糗的机会。

唐晚齐双肩绷得笔直,优美的脖颈修长白皙,面对着慕天空嫣然一笑,笃定道:“绝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

2

那晚,慕天空一夜未归。

第二天,各大报纸接连爆出他和一个年轻女孩在江边庆生的照片。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心形蛋糕,过生日的女孩长着一张圆脸,剪着娃娃头,双手交叉在胸前,闭着眼睛许愿;慕天空一脸宠溺地凝视着她,那眼神,不知是有多深爱。

一大早,唐晚齐的别墅外面挤满了娱记,大家都觉得能拍到拍唐晚齐黯然神伤或者控诉抱怨的场景。然而,唐晚齐一身白底红碎花连衣裙出现在公众面前,她扎起高高的花苞头,嘴唇浅浅地涂了一层珊瑚色唇釉,整个人元气感满满的。

“唐小姐,您能透露一下现在的婚姻状况吗?”

“唐小姐,慕总是不是出轨了?”

“唐小姐,慕总如果出轨,您会不会撤销他在唐氏集团中的职务?”

……

唐晚齐和慕天空结婚已经有些日子了,可外界从来不会称她“慕太太”,而依然叫她“唐小姐”,她从小到大习惯了这个称呼,但不知这会不会时时刻刻警醒慕天空,他端的是她唐家的饭碗。

唐晚齐扬起下巴,朝摄像头露出一抹大方得体的笑容,温柔地道:“希望大家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我今天的演出上,好吗?”

那天,她们的芭蕾舞团有一场大型的公益演出,所得的门票收入都将会捐到地震灾区。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内很快人山人海,因为这是芭蕾女王唐晚齐在获得国际芭蕾舞金奖后在国内的首场演出。

《天鹅湖》这支舞似乎大大小小的芭蕾舞团都在表演,然而要演绎出它的精髓,对舞蹈者的功底和情感都是很大的考验。

唐晚齐挑大梁,饰演黑天鹅,她顺利地完成三十二个“挥鞭转”单足立地旋转后,台下的观众纷纷站起身来,掌声如雷鸣般响起。

唐晚齐翩跹而至舞台中央,双腿弯曲,微微颔首谢幕。她的背部线条清晰利落,身上的抹胸纱裙恰到好处地展现出蝴蝶般的锁骨,玲珑自然。

唐晚齐昂首挺胸地走下台,编导通知她,有一个男人捧着鲜花在化妆室等她。

鲜花?

唐晚齐挑了下嘴角,她一早给慕天空发短信,要求他趁着今晚演出,在媒体前澄清他的绯闻,没想到他还带了道具来。

唐晚齐推开门,不见慕天空,而是……徐泽亚。

“你怎么来了?”唐晚齐吃惊道。

话音刚落,她马上觉得不妥,显得她好像不欢迎人家来一样。

“我是说,你能来我真高兴,只是我没想到你有时间过来。”唐晚齐打圆场。

徐泽亚轻咳了一声,认真地说:“一直以来,但凡我能抽出时间,一定会来看你的演出。”

他双手捧起淡黄色的郁金香送到唐晚齐面前,道:“送给你,美丽的天鹅公主。”

唐晚齐看着他,回想起她十七岁第一次饰演黑天鹅时的情景。谢幕时,徐泽亚跑到台前送给她了一枝黄玫瑰。他当时穿着一身天蓝色的篮球衣,身上还有大男孩特有的汗味,面对着她腼腆地挠挠头,说:“送给你,天鹅公主。”

二十二岁演出时,徐泽亚送给她九十九朵红玫瑰,他看她时眼睛弯成了拱形,道:“送给你,我心爱的天鹅公主。”

而现在……

唐晚齐接过徐泽亚手里的郁金香苦笑了一下,如今她嫁为人妇,再也收不到徐泽亚的玫瑰花了。

“我给你买了永昌斋的绿豆糕。”徐泽亚边说边朝她眨了眨眼睛。

以前唐晚齊缺少舞台经验,每次演出前几天吃不好、睡不香,一等演出结束,她马上跑到永昌斋去吃绿豆糕。

徐泽亚拿起桌子上的牛皮纸袋递给唐晚齐,体贴地让她坐下慢慢吃。

他就是这么一个温润如玉的男人,儒雅又细心,是那种世间女孩都渴望的白马王子。

唐晚齐垂下眸子,心想如果当初选择了徐泽亚,她应该会很幸福吧。内心苦涩,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道:“泽亚,帮我一个忙行吗?”

3

网络果然没有让唐晚齐失望,演出结束后,她乘坐徐泽亚的座驾,两人一起共进烛光晚餐的照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播开来。

不出所料,早上唐晚齐还没睡醒,慕天空便怒气冲冲地踹开了房门,将八卦报纸狠狠地摔到了她身上。

“你这是准备跟你的老情人旧情复燃?”慕天空怒不可遏。

唐晚齐其实一夜没睡,她装作被吵醒的样子,慢吞吞地睁开眼睛,揉着惺忪的睡眼不紧不慢地坐起身来。

“怎么,今天股票下跌了吗?”唐晚齐难得看到慕天空气急败坏,她颇为幸灾乐祸,不以为意道,“别误会,只是老朋友见面随便聊了几句。我跟徐泽亚有着相同的家世背景,很多事他能理解我。”

唐晚齐很懂得如何火上浇油,她太了解慕天空的痛点了。

慕天空戏谑地哼了一声,说:“也对,他是膏粱子弟,你是金枝玉叶,你俩门当户对当然有话说了。”

他这算吃醋吗?唐晚齐的心情突然好起来,兴趣盎然地下床梳妆打扮。

她在梳妆镜里看到慕天空烦躁地扯领带,喘气声渐渐变粗,看起来似乎恨不得要动手打她。

不过唐晚齐并不担心,慕天空的自控力那是何其好啊,在她还有利用价值的前提下,他定然不会与她撕破脸的。

唐晚齐左手淡粉色珍珠项链,右手欧泊吊坠,犹豫着佩戴哪条好,最后选了一条简约的锁骨链。

她故意把慕天空晾在一旁,淡定地走到大衣柜前,取出丝质的白衬衣和一件斜纹软呢小西服外套。

她想到不能在他面前换衣服,这才开了口:“放心吧,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我会准时出席安抚股民的。不过慕天空,我希望你能尽职尽责地扮演好丈夫这个角色。”

“这不用你提醒,倒是你,记得跟你的老情人保持距离。”

唐晚齐怔了一下,眉头微皱,不可思议地道:“你这是在跟我提交换条件?”

“我没这个资格吗?”慕天空冷言道。

“慕先生,你需要我,而不是我需要你。”

慕天空目光阴沉了几秒钟,自嘲般冷哼一声,道:“也对,我得时时刻刻铭记,倘若不是有幸成为你唐大小姐的丈夫,我什么都不是!”

说罢,他转身摔门而去。

唐晚齐被剧烈的摔门声震得心脏疼,偌大的豪华卧室里只剩她一人。

外面的阳光透过鸽子灰色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来,开辟了一条界限分明的光河,无数微尘粒子悬浮其中。

唐晚齐看了看钟表,时间还早,她可以去知味居吃一顿丰盛的早餐,然后逛逛街。听说最近流行素绉缎花色长丝巾和暖红姜香水,或者去星巴克继续读《王尔德》也不错。脑子里想着享受大好时光,她的人却又换上了睡衣躺到了床上。

怎么就做不到温柔体贴,小鸟依人呢?非得浑身是刺儿,揭开慕天空伤疤才能证明自己的无坚不摧?明知道他敏感,自尊心强,还非要通过打压他来证明自己征服他了吗?

唐晚齐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她曾以为自己出身尊贵,美丽卓越,是上帝留在人间的艺术品,她曾以为这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她都配拥有,她曾以为只要她想,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她征服不了的。

千万条思绪缠绕在脑海里,唐晚齐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

4

唐晚齐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她还是那个尚未嫁人,自认为“手可摘星辰”的高傲女孩儿。

那天,徐家举办私人聚会,刚巧徐泽亚外出,唐晚齐没有人说话,便百无聊赖地在庄园里闲逛。

“砰砰!”天空中传来烟花绽放的声音。

唐晚齐抬头,发现天空中依稀能见到零星的火光,转念一想,哪有人大白天放烟花的。

又是两声,那分明就是烟花。

唐晚齐循着声音找过去,进入了一片蓊蓊郁郁的植物园,越往里走越安静,空无一人。

唐晚齐抬头望着蔚蓝明亮的天空自言自语:“大白天放烟花,谁能看见,谁能知道呢?”

“天空会知道。”一个男人回答她。

唐晚齐惊诧,走到松树跟前往内张望,恰巧对面空地上的男人转过头看她。

植物园中的小广场上,唐晚齐第一次看到慕天空。

隔着松树枝,她看到慕天空刀削般立体的脸部轮廓,五官俊朗,阳光从树枝间隙透下去,洒了他一身的斑驳光影。

方才下过雨,云消雨霁,空气中的松香愈加清凉醒脑,晚香玉的甜掺了牛奶味,木兰花香泛着苹果的微酸。

唐晚齐被慕天空那双冷冽深邃的眼睛所吸引,她一下子被击中,全身每一块肌肉与骨骼都随着心脏共振,“怦怦”,她的血管里也迸发了烟花。

慕天空抿着嘴点了最后一支烟花,他的嘴唇很薄,唇线明晰。唐晚齐之前听人说过,这样凉薄的唇,最是薄情寡义。

可就是这样一个即使一言不发也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人,成功地撩动了唐大小姐的心弦。

她把他比作草原狼,那样充满野性、难以驯服的才叫有趣呢。

当天,唐晚齐很容易地便打听出来慕天空的来历,他是徐伯伯的长子,徐泽亚同父异母的哥哥。

当年徐伯伯背井离乡时,已经订婚却没来得及成亲的爱人怀有身孕,后来生下了慕天空,但徐伯伯到大城市后,因为能力突出被一位千金大小姐相中,一起组建了新的家庭。早些年,徐伯伯想认回乡下的慕天空,可一直怕夫人生气、伤心,后来他渐渐地淡忘了这个乡下的儿子,直到他罹患重疾,有了忏悔心,才下定决心把慕天空接回了徐家。

慕天空一个人在徐家很受排挤,直到跟唐晚齐结婚,他的商业才干才得以施展出来,所有人都说,全凭他运气好,竟然能被唐小姐一眼看中。

然而,慕天空对唐晚齐没有一点儿感激,每次看到这个无懈可击的尊贵大小姐,他总是能感觉到自己寄人篱下的卑微。

新闻发布会上,慕天空沉默地看着唐晚齐,她巧笑倩兮地依偎着他,举止间显示出的伉俪情深,足以回击所有的绯闻。

她不去追究他是否心系别人,也不向他解释她与徐泽亚的交情,为了两人的共同利益以及她的颜面,她游刃有余地对着摄像头粉饰太平。

慕天空看不懂唐晚齐这个人,她到底有没有心?她懂得爱吗?

5

慕天空很明白,自己只是唐晚齐的一颗棋子。

他们只见了一面,唐晚齐便派人来请他考虑一下是否愿意跟她结婚,慕天空感觉莫名其妙就没有搭理。一个星期之后,慕天空正在医院照顾程颜颜,没想到唐晚齐亲自找上门来。

她戴着黑超墨镜,踩着高跟鞋,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傲慢地询问他:“慕先生你好,我们的订婚仪式安排在下周二如何?”

慕天空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不屑地道:“唐小姐,我并没有答应!”

“慕先生是聪明人,您定然不会拒绝跟我联姻的。”

“为什么?”

唐晚齐抬起眼镜,固定在头发上,露出一双闪着珠光粉的杏眼,她道:“因为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野心,很大很大的野心。”

慕天空顿时开始反感她那副自以为是的表情,好像他已然是她的猎物,他冷笑道:“据我所知,唐小姐跟徐泽亚青梅竹马,你们交往了那么久,为什么突然要跟我结婚?”

“徐泽亚是徐氏企业的继承人,还有他娘舅家族的支持,势力庞大,倘若嫁给他,我背后的资源只能算作嫁妆作为徐泽亚锦上添花的点缀。而你就不同了,你的身份既能巩固我们唐氏与徐氏的关系,又能入赘唐氏帮我们做大。况且,我还能帮你在徐家拿回你应有的那一份。”

慕天空就是从那时记恨上唐晚齐了吧。她越表现得尽善尽美、滴水不漏,慕天空就越想撕毁她虚伪的面具。

當然,唐晚齐也不示弱,她总能想方设法地在慕天空自尊心上踩上一脚。

“我邀请你来观看我周五的演出,当然,如果你不来,我想有很多优秀的男士乐于给我捧场,比如……”“徐泽亚”三个字还没等说出口,慕天空就白了她一眼,扬长而去。

周五那天,慕天空还是去了,不过,他是带着程颜颜一起去的。

化妆间里,唐晚齐落落大方地跟程颜颜问好,却遭到了人家不友善的回应:“我讨厌你!”

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嘟着嘴瞪着唐晚齐,她因为那天唐晚齐对慕天空出言不逊而不喜欢这个本该人见人爱的姐姐。唐晚齐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她。

事实上,她在结婚前调查慕天空时就知道了程颜颜的存在,程颜颜是他在老家时就带在身边的姑娘,跟随他来到这座城市,只是身体不好,三天两头儿住院。

唐晚齐叫来助理带他们去VIP座席,她自己也化好了妆,从容不迫地上了舞台。

那天表演的舞剧是《胡桃夹子》,在灵动活泼的音乐声中,唐晚齐化身成为一个快乐的精灵,脚步轻盈,翩若惊鸿,脸上自始至终保持着甜美的笑容。

慕天空坐在第一排,静静地凝视着她,不知道舞台上唐晚齐眉眼间的幸福是真还是假。

演出结束后,唐晚齐下了台,忽然有人惊呼了一声,接着一堆人把她围了起来。慕天空心脏猛地一揪,第一时间冲上前去,他见唐晚齐痛苦地蹲下身来,白色绸面的芭蕾舞鞋上布满了鲜血。

慕天空一把抱起唐晚齐往外冲,将她放到自己的车上,一路踩着油门直奔医院。

手术室外,慕天空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他面无表情地站在窗前点了一支烟,程颜颜随后赶了过来。

她站在慕天空背后,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角,耷拉着脑袋小声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

医生在唐晚齐的脚上取出三根小细针,程颜颜恶作剧地将它们放进唐晚齐的鞋里,因为很细小,所以唐晚齐刚穿上时没有察觉出来,直到在舞台上立起脚跳舞时,针一下扎进肉里。

程颜颜原本以为唐晚齐被针扎疼就会中止演出,当众出糗,没想到她忍着剧痛坚持了下来。

“这女人,真是狠!”慕天空听完程颜颜讲述后,攥起拳头,青筋凸起。

程颜颜以为他说的是自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不停地重复:“对不起,对不起……”

慕天空吩咐司机送程颜颜回家,他一个人进了唐晚齐的病房。

唐晚齐躺在病床上,脚上缠着纱布,疼得额头上不断冒汗。

慕天空走到她跟前开口:“我代颜颜向你道歉,这件事是她做得不对。”

唐晚齐没吱声,病房里一阵沉默。

“唐晚齐,你的颜面比生命还重要吗?”

“当然。”唐晚齐抬起头毫不迟疑,她永远是那个典则俊雅,从不低头的大家闺秀。

慕天空凝视着她美丽倔强的脸庞,目光复杂,低头给她削了一个苹果。

6

唐晚齐要求回家休养,慕天空或许是因为对程颜颜的恶作剧表示抱歉,每天下班很早,他索性将书房搬到了唐晚齐的房间。

唐晚齐望着台灯底下慕天空忙碌的背影,心里窃喜她也是因祸得福了,只是慕天空支走了她的保姆,想喝口水也没人可以指使。

唐晚齐悄悄地穿上拖鞋,手扶着床边,拖拉着脚步去拿水杯。

“你要干什么?”慕天空听见声音,起身走过来。

“我要喝水。”

慕天空马上冷下脸,疾言厉色地责问她:“唐晚齐,求人会要了你的命吗?”

唐晚齐一愣,也不知道他哪儿来这么大火气,半晌似乎才反应过来,她笑眯眯地轻声道:“那慕先生,你能帮我倒杯水吗?”

“乐意效劳。”慕天空不动声色地勾起嘴角。

第二天,唐晚齐起床后,保姆给她送来早饭,顺带给她了一个花哨的铁盒。

“这是姑爷给您买的,他嘱咐说让您饭后吃。”

唐晚齐打开盒子,里面是各式各样的蜜饯,慕天空太不了解她了,她几乎不吃零食,一是控制体重,二是她打小就知道,吃零食不是好习惯。

不过,这次唐晚齐倒是想把它们全部吃光,芙蓉李,酸杏,九制杨梅,糖渍青梅……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吃个够。

等到傍晚慕天空回来的时候,一盒蜜饯已经见了底。

“怎么吃这么多?很容易反酸的。”慕天空扭头吩咐保姆道,“给她准备一杯花生杏仁奶和几片苏打饼干。”

“慕天空,你送的零食太好吃了。”

唐晚齐咂着嘴满足的表情让慕天空恍惚了片刻,他也放下了平时的芥蒂,从口袋里掏出一串贝壳手链送给唐晚齐。

手链是一根大红色的皮筋串了不同的贝壳,唐晚齐仔细地摩挲着上面每一枚贝壳,眉头微皱。

“一看就是你的品位。”她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

“怎么了?你是嫌太廉价了吗?”慕天空开始警觉。

“你总是能花最少的钱买到这世上最宝贵的珍宝,”唐晚齊欣然将贝壳手链套在手上,若有所思地道,“枉我在首饰界徜徉多年,怎么就没发现这样可爱的小手链?”

虽然知道她这话里有夸张的成分,不过慕天空很受用。他心情大好,打趣唐晚齐被标签迷惑,错失了很多平民的乐趣,明早他就带她去吃这座城市最好吃的豆腐脑儿和油条。

唐晚齐无声地咽了一口口水,她已经多年不吃油炸食品了,她相信,自律是一个人最好的修行,为了保持最美的体型,她从小便近乎苛刻地节食。

然而在慕天空面前,她做不到自律。

第二天一大早,慕天空开车载她去了城郊的一家早餐摊儿。

令唐晚齐瞠目结舌的是,这家早餐摊连店面也没有,只用竹竿搭了个小棚,里面放了七八张旧桌子。

唐晚齐坐在桌旁,逼自己不要在意脏兮兮的周遭。

老板娘很快给他们送来了油条和豆腐脑儿,唐晚齐正迟疑着下不了口,对面的慕天空已经大快朵颐地享受美食了。

他看起来轻松自在,完全不像平时那副压抑的面孔,唐晚齐也跟着他兴高采烈地吃了起来。

“真的好好吃,这是我第一次吃。”她的早餐向来是牛奶、麦片,从没尝试过中式小吃。

豆腐脑儿是用黄花菜、火腿丁、香菇、紫菜调制的,就着香软油酥的油条,真是美味。

慕天空仿佛为唐晚齐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那之后的一段日子,他三天两头儿地带她去吃市井小吃,梅菜烧饼、芦笋鲜肉烧麦、热干面、臭豆腐……

唐晚齐一边在心里催眠自己“不干不净,吃了不得病”,一边不亦乐乎地跟随慕天空探索新美食。

她终于找到了跟慕天空相处的方法。直到很久之后,回想起那段时光依旧很甜蜜。她想,倘若不是慕天空东窗事发,他们会情投意合,白头偕老也说不定。

7

唐晚齐与慕天空结婚之后,外界对她的赞美之词中多了“伯乐”二字。没错,要不是她提供平台,慕天空的商业才能也不会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他比任何人都努力,事无巨细地审阅公司的每一个项目,每天晚上工作到深夜,长此以往,他很快就会成为一代商业大亨。

然而这不够,远远不够。

慕天空知道,他在唐氏的地位是唐晚齐给的,而在徐家的财产还是未知数,只有发展属于他自己的事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于是慕天空暗地里开了自己的公司,并且做得风生水起。他优秀得让唐晚齐害怕,她看不懂这个男人心里想的什么,怕自己有一天对他再无利用价值,到那时候,他们的婚姻会不会也走到了尽头?

慕天空自立门户这件事唐晚齐是知道的,只是没摊到明面上去说。

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去吃螺蛳粉,慕天空中间接了一个电话,神色马上紧张起来,他跟唐晚齐说临时有事,一会儿会让司机来接她,自己就匆匆地离开了。唐晚齐一愣,她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他从未有过的惊慌失措。

第二天一早,从新闻上唐晚齐才得知,原来慕天空开设的矿业公司发生了火灾,造成了人员伤亡。

唐晚齐还没来得及联系慕天空,就被父亲紧急召回了家。

唐家长辈以及公司元老们都在,因为慕天空在唐氏担任高管,这次出事的虽说是他个人的私产,但却对整个唐氏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父亲迫于压力,让她马上跟慕天空处理好之间关系,划清界限。

唐晚齐再见到慕天空是在三天后,他在报纸上看到唐氏大小姐唐晚齐宣布两人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她会马上与慕天空办理离婚手续。

他们约在民政局见面,唐晚齐戴着玫红色的宽檐草帽,一身连体裤装上布满张扬又灿烂的黄绿可可豆印花,仿佛跟他离婚后的下一秒,就要去椰树海滩上美美地度假。

“作为离婚补偿,你这次出事的所有损失都由我们唐家付。”唐晚齐扬起下巴,趾高气扬地道。

青天白日下,慕天空紧抿着唇,半晌后嘶哑着道出一句:“你还没有问我答不答应。”

“你还有选择吗?”唐晚齐傲慢的神情跟当初向他提出结婚时的如出一辙,那双盛气凌人的眼睛似乎很轻易将他看穿。

慕天空与她对峙片刻后,自嘲地耸耸肩。唐晚齐说得没错,他的确没有选择,他根本没有能力去负担这次的损失和出事的旷工的赔偿款,倘若赔不了,他恐怕要在牢里待一辈子。

离婚手续很简单,两人签了字,盖了章出来,慕天空一眼看到徐泽亚的座驾停在路旁。他目光阴鸷,语气尖酸:“这么快就找下家了?”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飞蝶大本营
下一篇:小鹦不依人
 
故事大全
 
网站地图 168彩票游戏直营网 申博平台 yy彩票游戏直营网
澳门网上赌场网址登入 太阳申博开户 太阳城快速充值中心 申博娱乐软件下载
奔驰亚洲线上娱乐 吉祥博彩票重庆时时彩 捷豹彩票北京赛车pk10 足球小将国语版全集
乐趣网彩票注册直营网 168彩票网直营网 乐趣彩票客户端下载直营网 乐趣彩票网站直营网
申博平台 乐趣彩票怎么样直营网 彩票巴巴网直营网 168彩票官方网直营网
729sun.com 99sbsg.com 062xx.com 100xsb.com DC398.COM
129SUN.COM 987jbs.com 986XTD.COM 587sj.com 197sunbet.com
S618R.COM 761sun.com 81s8.com 28csb.com 111xsb.com
523SUN.COM 118XTD.COM 588xsb.com 761sun.com 381p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