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鹦不依人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爱情故事 > 现代爱情故事 >
 
小鹦不依人
2021-02-19 10:19:52 /故事大全 /点击:48076℃

逐水流

简介:大明星君安无意中捡到了一只会说话的鹦鹉,却原来是天上的红娘小仙女,小仙女调皮又好玩,还带着让人啼笑皆非的任务……

楔子

明月跟在月老身邊,没有一千年也有九百年了。照理说,她这种资历的小仙早就该升阶品,到其他更有前途的仙殿发展去了。

不过明月虽长着一张清新脱俗的脸,实则内心八卦无比。放眼整个天界,有哪处地方比月老宫更充满八卦呢?

人间、冥界、天界、妖界,只要有爱情的地方就有八卦。

前不前途的,明月根本不在乎,月老宫活儿少轻松又有趣,她才不打算去其他的地方。

这天,百忙之中的月老给她派发了一项任务。

“是我工作中的失误,人间有个叫君安的孩子,前世犯了点儿小错,今生被罚永远无法爱上别人,但我不小心给他撒上了爱情种子。算算日子,他也该长大成人了。你去人间走一趟,把他的种子给拔了。”

每个孩子出生的时候,月老都会给他们撒上爱情种子,日后遇到喜欢的人,种子就会发芽长出红线,若是两人情投意合,彼此的红线就会系在一起。

而种子一旦种上,除了等着它发芽时拔除就没有其他的法子去除了。

明月问:“要是还没萌芽呢?”

“那你就守着他,多给他的种子浇浇水。对了,君安是人间的大明星,你若是要长久地守在他身边,最好变做某种宠物。根据资料显示,他喜欢鸟。”

明月不爽:“那我岂不是要在凡间待很长时间?”

月老“呵呵”一笑,一脚把她踹下了云端。

“记住下凡的规矩啊,仙法每日只能用两次,不能沾酒,否则法力全失!”

1.

录完节目,君安驾车回家,因有些疲惫,速度不算快,但不知怎的,还是撞到了一只鹦鹉,鹦鹉“嘎”的一声,十分凄惨地掉在了车前盖上。

君安连忙停车查看,原来是一只葵花鹦鹉,浑身羽毛雪白,头顶有黄色冠羽,受到重击,奄奄一息,肚皮起伏微弱。

君安小心翼翼地把它捧在掌心,查看伤势,大约是回光返照,它忽然又“嘎”了一声,竖起身子,十分精神地同君安打招呼:“你好!”

鹦鹉会说话,不是奇事。君安曾见过马戏团的驯兽师把鹦鹉、八哥训练得和人聊天。

他问:“你有没有事儿?你家主人在哪里?”

鹦鹉说:“我没事儿,我没有主人,我是野生的。”

无人训练的鹦鹉说话如此流利,君安觉得诧异,又问:“你跟谁学的讲话?”

“自学成才。”

君安觉得自己捡到了宝,欢天喜地地收养了这只叫月月的葵花鹦鹉。对了,“月月”这个名字也是鹦鹉自个儿取的。要不是相信科学,他都要怀疑它是一只鹦鹉精了。

虽然月月坚称自己没受伤,但君安还是带她去了宠物诊所做了全身检查。果然,别说内伤了,她一根毫毛都没伤着,健康得超标,君安这才放心地将她带回了家。

“你饿不饿?明天我去宠物店给你买鸟笼和鸟食,今天晚上你将就着吃点儿面包。”

月月用嘴巴优雅地梳了梳白毛,说:“你看我像是住笼子的鸟吗?”说罢,她好笑地抚了抚自己的羽毛。

“我睡沙发,你给我找条毯子。还有,我不吃鸟食,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说罢,她像人一样两脚朝天地躺在了沙发上,一对细弱的爪子蜷得紧紧的。要不是肚皮还在起伏,活脱脱就是鸟儿死掉了的样子。

君安吃惊又好笑地看着她的样子摇摇头,找了一条薄毯子盖住她的身体,自己也回房休息了。

卧室的灯一直亮着,等明月挨不住睡到凌晨醒来时,卧室的灯还是亮着的,她这才发现,君安有亮灯睡觉的习惯。现了真身,她蹑手蹑脚地钻进了卧室。

君安呼吸平稳均匀,睡得香甜。一张白皙得让女人嫉妒的脸,五官亦是精雕细琢,连睡姿都是帅的。

真好看。明月想,天上最好看的仙君也不过如此了吧。

君安的双手露在被子外面,右手腕上并没有长出红线。这就代表他的爱情种子还没有萌芽。就是说,君安长这么大还没有喜欢过女孩子。

明月见过人间封建王朝的时候,无论男子还是女子,十四五岁时种子就发芽了。君安得有二十四五了吧?

就在她疑惑的片刻,君安的眼皮子动了动,朦胧睁眼的瞬间,明月又变回了鹦鹉,乖巧地立在床头。

“你怎么在这儿?”君安诧异,看了一眼卧室的门,门半掩着,是他忘记关门了吗?

明月道:“我怕黑。”

君安支起胳膊,真丝睡衣的领口滑下,露出棱角分明、线条修长的锁骨。

明月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下意识地移开视线,心想:真是要命的性感。

她作为月老身边的高级红娘,凡间什么样的男人都见过,但不知何故,见到君安就有点儿心神荡漾。

君安完全没注意到明月的小心思,声音慵懒地说:“我也怕黑。”他又压低声音,“我怕黑暗中藏着什么。”

明月“嘎”地笑了一声。

君安找了一只鞋盒,在里头铺了柔软的毯子,然后把盒子摆在床头柜上,示意明月睡在里头。明月试了一下,还挺舒服的。

君安很快又睡着了。

亮着灯,明月不习惯,睁着鸟眼好半天才有了睡意,她迷迷糊糊地想:得快点儿让君安的种子发芽啊!

2.

君安得了明月这只神奇的鹦鹉,第二日就带着去电视台炫耀了。

“它什么都会说,可聪明了。”

同事不相信,鹦鹉能有多聪明,顶多会说“你好”“谢谢”。就有人去逗明月,引她说话,她也是给足了君安面子,同旁人一问一答,十分有趣。

君安录节目的时候,她就在摄影机上站着,等君安休息的时候,再飞回他的肩上。

君安完全把她当成了宠物,好吃好喝地供着,做活动时还跟台下的粉丝介绍她,明月接收到一片羡慕的眼光。

有女粉丝小声说:“好想变成那只鹦鹉站在君安肩上啊!”

“我也是,君安要是喂我吃东西,我就到达人生巅峰了。”

明月“哼哧哼哧”地笑,一派得意。

过了几天,君安去参加另一档综艺节目的拍摄。明月特别兴奋,因为这是一档明星约会性质的节目,女嘉宾个个肤白貌美有才艺,随便哪个都能叫男人神魂颠倒。

明月不求君安爱上哪个,只求稍稍心动。哪怕只是一瞬间,爱情的种子都会破土而出,冒出一点儿小芽。只要一点儿点儿,她就能把它给拔了。

明月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可是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君安完全就是女生绝缘体啊!

人家女嘉宾怕冷场,主动找他搭话,他却说自己的嗓子疼,不能多讲话。

女嘉宾说自己喜欢温柔的男生,他立刻表示自己不温柔。

跟女嘉宾跳舞的时候,仿佛一具没有情感的躯壳。

嗯,不愧是君安,难怪二十好几了种子都没发过芽。

录完节目,君安招招手,明月便飞到了他的肩膀上。他的掌心握着一把喷香的葵花籽,明月低头啄啄啄。君安在她耳边说:“晚上我约了战谦吃饭。”

战谦明月知道,是上一部戏和他合作的男演员,两人很聊得来。

明月抬头,表情一言难尽:“你为什么不约女生吃饭?”

君安的表情也是一言难尽:“你是不是有点儿太聪慧了?你只是一只鹦鹉!”

明月执着地问:“你为什么不约女生吃饭?”

“女生好麻烦,而且我跟她们没话聊。”

是他不给人家聊天的机会吧!

君安和战谦约了吃火锅,抵达的时候,明月敏锐地发现有记者潜伏在门口。

她幸灾乐祸地想:想拍我们君安的绯闻怕是要失望咯!

战谦早在包间等着君安,他还带了一只浑身雪白的长毛波斯猫。波斯猫懒懒地趴在椅子上,听到声响,一蓝一黄的眼珠子朝他们看了看,又懒懒地转向其他地方。

明月一眼看出这只长毛波斯猫是月老宫的一位实习红娘变的。呦嗬,见了上级居然不打招呼,态度还这么傲慢!明月心里不爽,琢磨着找点儿茬削这家伙一顿。

君安和战谦点了菜,又一同向对方炫耀自家的小宠。

战谦说:“我觉得它们两个挺投缘的,以后可以经常见面。”

君安认同地点点头。

明月看了波斯猫一眼,波斯猫也看了她一眼,投缘?笑话!两人对视一眼,紧接着,同时伸出翅膀和爪子,打了起来。

包间里乱成一片,鹦鹉的“嘎嘎”声,猫咪的“喵喵”声,以及空中飞着的羽毛、猫毛,都暗示着这是一场激烈的混战。

君安和战谦赶紧上前抱住了自家宠物。君安心有余悸地说:“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

“对对对,我先走了,火锅你和鹦鹉吃吧。”

战谦抱着宝贝猫咪夺门而逃,君安抚了抚明月的羽毛,心疼地问:“疼不疼?怎么忽然打起来了?”

明月潇洒地甩一甩鸟头:“我没事,我会飞,那猫占不了便宜。”

3.

君安心疼明月掉了好几根羽毛,到家就翻出了一大盒巧克力安慰她。明月“吧嗒”一口叼住,轻轻一咬,浓烈的香气随着一股液体蔓延开来。

“酒心巧克力!”

“对啊,是酒心巧克力,很好吃的……”

君安还没说完,就见他的宠物鹦鹉变成了一个穿着红色古装的清秀女孩,一头从茶几上栽了下来。

君安目瞪口呆地不能呼吸,好半天才呼出一口气,喃喃道:“居然真的有妖怪!”

明月摔到了头,呈大字型仰面倒在地板上,“哎哟哎哟”叫唤着说:“摔死我了。”停了一下又说,“你别怕,我不是妖怪,我是月老身边的红娘。”

“神仙?”

“嗯。”

居然真的有神仙……

明月缓了好一会儿才从地上爬起来,告诉君安:“以后不要给我吃含酒精的食物,我吃了会法力全失。”

“以后?你……不准备走?”

“我有任务的。”

明月一时嘴快,不小心泄露了天机。一般人听到自己永远无法爱上别人,大都会大惊失色,难以接受。但君安却不以为意地说:“不谈恋爱、不结婚有什么不好吗?省了好多麻烦。”

明月很无语,她觉得“永远无法爱上别人”对君安来说,好似和惩罚搭不上关系。

君安怕妖怪,但接受神仙设定的明月还是比较容易的,很快,他面对明月真身的拘谨感就不见了,转而充满了兴趣。

“我们凡人的姻缘是不是你们给系上红线就成了?”

“从前是这样的,现在不是了。”明月坐到沙发上,给君安科普知识,“现在不是追求婚姻自由吗?所以,我们月老宫也不搞天注定这套了。从前我们只管姻缘线不管爱情线,导致出现了很多怨侣。所以现在我们只管爱情线不管姻缘线。至于姻缘,就交由你们凡人自己掌控。”

君安不解:“爱情线要怎么管?难道你们可以控制人心,叫谁喜欢谁就喜欢谁?”

明月笑起来:“自然不是。人和人之间的缘分,一部分是靠前世的因果,一部分是靠自己爭取的。你们有了喜欢的人,爱情的种子就会发芽,手腕上就会长出红色的爱情线。如果那个人正好也喜欢你,那么你们的爱情线就会系在一起;如果那个人不喜欢你,你主动去追求,直到对方爱上你,你们的爱情线也会系在一起。但如果你不主动追求,甚至隔绝各种有可能发展的女生,那你的爱情线就会是孤零零的一条单线,是不是很可怜?”

“听起来全靠我们自己努力,那你们月老、红娘什么的不是整天很闲?”

明月心虚地咳嗽一声:“也不是很闲啦,偶尔身份特别的人也需要我们亲自出马。还有撒种子,每个小孩出生的时候,月老都要去给他撒上爱情的种子。种子也分好坏,所以有的人多情,有的人薄情,有的人不容易爱上别人,至于你……”

明月摩挲着下巴,心想:难道月老给他种的是一颗坏种子,很难发芽?如果是这样的话,拔不拔种子不是没什么区别吗?

想到这里,明月眼睛一亮,那她不就可以提前返回天界了?

“有区别的,”君安一本正经说,“坏种子不是死种子,再坏也有百分之一的发芽可能。以我目前这样的条件,追女孩子并不难。你要是走了,如果哪天我忽然发芽了,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等你再回来,说不定我早就结婚生子,四世同堂,美满的一生都过完了。对了,如果你的任务失败不会受到惩罚吧?你可是高级红娘!”

明月咽了咽口水,暂时决定不走了。

4.

作为大明星,带一个姑娘出门比带一只鸟儿引人注目多了。尤其这姑娘模样俊俏,换了简单的T恤衫、牛仔裤,还透着一股仙气,跟助理这个身份八竿子都打不着关系。

君安又给她扣了一顶鸭舌帽,把俏丽的脸遮去了大半,这才满意地带着她去了公司。他今天没有通告,也不用拍戏,就在公司的练舞室练舞。怕她无聊,还特地给她准备了一台平板电脑,教她玩儿游戏。

谁知练舞的间隙,透过镜子,他看到明月在身后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那眼神,嗯……让他觉得自己变成了砧板上的肉。

他回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好笑地问:“看什么呢?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明月看他练舞时身姿挺拔優美,动作干净利落尽显阳刚之美,此刻停下来擦汗时对自己微笑的模样又流露出温柔,眼神不由得发亮。他越发觉得好笑,递给她一瓶水,说:“怎么样,是不是身材好,舞姿佳?”

明月咂了咂嘴:“比二郎神差点儿,他有八块腹肌。”

“你为什么会知道腹肌这个词?”

明月“哈”了一声,不太高兴地辩驳道:“我是神仙又不是古人,你们凡间在发展,我们天庭也在发展。”

“那你为什么会看过二郎神的腹肌?”

明月牵了牵嘴角,说:“他每次一练武都会把身上的衣服震碎,全天庭的神仙都见过。”

英明神武的二郎神君是这种样子的吗?怎么感觉像巨灵神、绿巨人?君安瞠目结舌。

君安休息片刻,就爬起来继续练舞。明月的眼神又黏了上去。跳得真好看,她从未见过哪个男人像君安一样,跳起舞来像一只会发光的球,禁欲的性感和大男孩的阳光结合得如此完美,让人移不开目光。

天上可没有这样会跳舞的仙君。明月心想。

然后她脑海里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把君安拐到天上去,天天跳舞给她看。有了这个想法后,往后的几天,明月便不停地给君安灌输做神仙的好处。

“寿命长,衰老慢,无病无痛。”

“不会饿,不用为了生存奔波劳累。”

“来去自如,上天入地,小菜一碟。”

君安说:“像你说的我前世犯了错,你们天界允许我成仙?”

“小错,月老神君说了,只是小错,不打紧。”

君安又说:“天界各种清规戒律,跟凡人谈个恋爱不是被压山底就是被迫和爱人分离,我才不要。”

“你本身就不喜欢恋爱,还怕这条规矩?”明月扬起眉毛,神采飞扬,一副终于扬眉吐气的样子,“再说,就算你现在喜欢上了凡人也不怕,人是可以飞升的,你们一起修行,问题不大。我记得二郎神的表哥的大舅子的小儿子,娶的就是个凡人,他把自己的修为分给了那姑娘一大半,在月老宫领完证,那姑娘就变成了一个小仙子。”顿了一下,她又嘀咕:“如果你喜欢的神仙肯把自己的修为分你一部分,比你自己辛辛苦苦修炼百八十年的容易多了。”

君安“啧啧”称奇,心想这不就跟结婚领张其他国家绿卡一样?天庭还有这样人性化的操作?

明月忽然道:“你担心这个做什么,反正等拔了你的爱情种子,你谁也不会喜欢,你瞎操心什么?况且你不是嫌谈恋爱结婚麻烦的吗?”

“也不是怕麻烦,只是还没遇上喜欢的女孩。而且神仙活那么久,不谈恋爱不是很无聊吗?”

明月拍拍他的肩膀,“那也不是难事,等过个百八十年,你的惩罚结束了,我让月老重新给你撒一颗种子。”

于是君安认真考虑起来。

明月幻想着返回天界的生活,有八卦、有帅哥、有人天天为她跳舞,这样的日子真是美好啊!

5.

隔几天,君安又给了明月一个惊喜。

他居然是个赛车手,而且成绩还不赖,是职业赛车手。

早上,太阳已经挂得老高,明月还窝在沙发里睡得昏天暗地,君安收拾妥当,叫了叫她,轻声细语地说:“我要到晚上才能回来,下午我有一场比赛……”

明月半睡半醒地“嗯”了一声,闭着眼在身上摸索片刻,掏出一张红色的符递给他:“护身符你随身带着,赛车危险……”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像终于抵不住睡意,沉沉进入梦乡。

君安接过护身符,自言自语笑道:“仙女给的护身符,那我一定要贴身收藏了。”

明月一觉睡到大中午,填饱肚子后就开始找君安了。

追踪到君安的位置,明月默念仙咒,瞬移到了比赛现场——君安的粉丝团里。

他的粉丝们正举着手臂,叫得声嘶力竭。

顺着她们嘶吼的方向望过去,明月看到君安穿着黑色和绿色相间的赛车服,斜斜地靠在自己的车上观看比赛。他面如冠玉,嘴角带笑,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又俊又有雅痞的气质,引得粉丝不停尖叫。

“君安!”明月也学着粉丝们的样子大吼了一声。神仙吼一吼,大地抖三抖。君安颤抖了一下,本能地朝着她的方向望过来,粉丝们叫得更厉害了。

“啊,他看过来了!”

“好帅啊!”

君安看到了明月,嘴角一勾,朝她挥了挥手,粉丝们都以为他在跟自己打招呼,一个个叫得都要疯了。

很快便轮到了君安这一组,他浑身慵懒的气息瞬间收敛,一股肃杀之气凝聚在眉宇,仿佛提剑上战场的玉面战神。只见他如离弦的箭一般,风驰电掣地从眼前一晃而过,明月的心也跟着一提,紧张起来,同时心想:哇,太帅了!我一定要把他带到天上去。

赛道上,选手的车都差不多,赛车服也差不多,又都戴着头盔,但明月不用看赛车服上的号码,就能知道哪一个是君安。

她的目光,像一团炽热的火球,始终包裹着他。眼见他胜利在望,谁知车突然出了故障,勉强滑行一段距离后,重重翻倒在地。

粉丝们一阵惊呼,明知他带着护身符不会有事,可明月的心还是提了起来。

君安最后与冠军失之交臂,之前还意气风发的少年,此刻坐在长椅上默默流泪。他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眼泪,可是真的太难过了。

明月又化作了鹦鹉,扑棱着翅膀飞过去,停在了长椅上。君安侧头看了她一眼,她仰着头望着他,他说:“你为什么不安慰我?”

她尖尖的嘴巴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嘛。”

君安撇着嘴,无比委屈:“我本来能赢的。”

“对对对,都怪那辆破车,要不我去踹它两脚帮你出出气?”

君安“扑哧”一声笑了,说:“你在哄小孩吗?”

明月不屑说道:“我比你大了几百岁,你连我的零头都比不上,难道不是小孩吗?”

6.

小屁孩君安为着比赛失利的事儿,着实难过了好几天,直到他给头发换了个新发色,心情才阳光起来。明月瞧见了,却差点儿将一口水喷出来。

“你的头发为什么变成了红色?”

君安一撩劉海儿,特别潇洒地说:“不好看吗?”

“好看,特别……妖艳,哈哈哈!”

“怎么能用妖艳形容男人呢?我这是……”君安想了半天,没想到合适的形容词,“好吧,你说得对,是艳了点儿。”他又道:“明天有一个访谈节目,这是新造型。”

明月分不清采访、访谈和主持等各种通告用语,反正就是一堆摄像机对着君安拍拍拍,底下一群粉丝各种应援尖叫。

这次也不外如是,化作鹦鹉的明月嗑了一会儿瓜子后,就百无聊赖地打起了瞌睡。

君安瞥见她的鹦鹉脑袋一点一点的,嘴角扬起了笑,耳边听主持人问:“你知道粉丝形容你是‘人间妄想吗?”

“知道。”

“那你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君安想了想,说:“大概是说我不会讨女生欢心吧。”

底下粉丝叫起来:“不是的,不是的!”

主持人笑了起来:“据我所知,这个词的意思是说人间没有女孩配得上你。”

君安无奈地笑了一声:“那不是只有仙女才配得上我?”

话音未落,他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地朝着打瞌睡的鹦鹉看过去。

主持人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看明月,说:“你好像很喜欢这只鹦鹉,去哪儿都带着,媒体都拍到过好几次了。我还听说你的鹦鹉会说很多话,要不要让它来表演一段?说不定以后还能和你一起演戏呢。”

君安目光柔和,声音也放轻了,说:“不要打扰她,她在睡觉呢!”

访谈结束,君安叫醒明月,明月看了他一眼,眼神一亮:“哈哈,种子发芽了。”

君安一怔,想起之前明月说的“有了喜欢的人,爱情的种子就会发芽,手腕上就会长出红色的爱情线”。他下意识地就把手腕藏到了身后:“不许拔。”

“你有喜欢的人了?你喜欢上谁了?哟,还不让我拔呢!我偏要拔!”明月没意识到自己的话里带了股酸意,扑腾着翅膀飞到他身后,一看手腕,傻眼了:“没了,红线没了!”

君安也愣住了,心虚地解释:“我还喜欢她的,我没有喜欢一下下就不喜欢了。”

明月当然知道。

就算是刹那间的心动,发芽就是发芽,红线不会消失。

在明月几百年的职业生涯中,她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呼叫了月老,把君安的情况和他汇报后,月老说:“这种情况我以前遇到过,因为他喜欢的那个人比较特殊。你只要时刻盯着他,红线就会再出现。”

明月觉得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不过除此之外,她也没有其他法子了。

7、

等到君安接了新戏,明月就每天叼着一袋葵花籽在片场监工,用八倍镜盯着君安,同时暗中观察,他喜欢的人到底是谁,特殊到她这个神仙居然看不到红线了。

可惜,君安是名副其实的钢铁直男,和片场的女演员们,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私下聊天都不超过十句,关键是人家还不尴尬,觉得特别正常。明月想,我可能是跟他说话最多的女人了。

这么一想,她还挺得意。

片场的其他演员喜欢逗她,喂她吃东西,她一得意,警惕心就降低了,有人递过来一块蛋黄派,她想也没想地张开了嘴。

吞了大半块才觉察出不对,蛋黄派里有酒精!

君安正在拍的这场戏是他和女主角在深山老林里的一场逃亡戏,两人正蹲在河边说台词,猛然听见明月的惨叫,一望过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该死的!”他脱下外套就要冲过去把明月裹起来抱走,可是还来不及动作,就见明月自己滚进了河里,迅速沉了下去,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这一切发生得极快,片场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啥一只鹦鹉要跳河自杀呢?

“明月!”君安又惊又吓,声音打着颤,“扑通”一声也跳进了河里。秋水寒凉,他捞了几下,又潜进河底,却什么都没有。

导演和助理把他扶上岸,有人说:“君安,你别着急,也许是被冲到下游了,你先去保姆车上换衣服,我们分头帮你找。”

这样找了大半个小时,鹦鹉活不见鸟,死不见尸,连根鸟毛都没捡到一根。君安心知明月不会有生命危险,或许这时候已经自个儿悄悄返回酒店了,便对众人道了谢,说:“不能因为我的私事影响拍摄进程。算了,先拍戏吧。”

众人都知道他和宠物鹦鹉感情深厚,形影不离,导演更是贴心地叫他回去休息,将他的戏份改到了第二天。

君安回了酒店却没见到明月,他想就算仙法尽失,到底还是仙身,应当不会有事吧?坐立不安地等到夜里,明月还没有回来,他坐不住了,套了件厚棉袄悄悄去了山上。

皓月当空,更深露重。山路难行,靠着手机发出的微弱光亮,君安沿着河边,一步一步走到了下游的一处山谷内。

“明月!明月!”他轻声呼喊,怕惊动山脚旁的另一个剧组。

“君安。”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从一处岩洞里传出来,接着明月有些发白的脸庞探了出来,“我在这儿。”

8.

明月发烧了,浑身烧得滚烫,人瑟瑟发抖。君安脱下棉袄给她裹住,担忧地说:“我送你去医院。”

“不行,山下有人,会被看到。”

君安咆哮道:“都这个时候了,看到就看到!”

“不行,”明月声音发虚,眼神却无比坚定,“我不能害了你,我知道绯闻对一个当红艺人的影响。”

君安动容,片刻之后,伸手在她头上揉了揉,既心疼又无奈地说:“真拿你没办法。”他出来得急,除了手机和棉衣,什么都没带,只得一边搂紧了明月一边陪她说话。

明月哑着嗓子,舔了舔嘴唇,说:“我饿了,我想吃烤串。”她哀怨地瞥他一眼,“你为什么不带点儿吃的上来?”

君安觉得很冤枉,不解地说:“你不是神仙吗?神仙还会饿吗?我以为你平时吃东西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在天上是不会饿,但在凡间就跟凡人差不多了,当然会饿,你没看到我还发烧吗?”

“仙法被禁就一点儿法子也没有吗?”君安问,“我看电视剧和小说里好像可以冲破灵脉,解除封印什么的……”

明月眨了眨眼睛,眉头微皱,似乎在努力思考什么,忽然,她眼睛一亮,转头看向君安说:“的确是有个法子。”

“什么法子?”

明月有些犹豫地说:“需要你帮忙……”

君安急了,大声说:“你能不能一次说完?要我帮什么忙尽管说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就我们两个人,有什么好顾忌的!”明月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冷不丁地把嘴唇凑在了他的唇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

君安愣住,一股热血冲进了脑子。

明月心虚地解释道:“我是红娘,东方爱神,要恢复仙法,就需要很多很多的爱……”见君安没什么反应,她继续解释:“我不是故意占你便宜,你拍戏也拍过不少吻戏吧,你就当是在……”

“够吗?”君安忽然开口。

“什么?”

君安嘴角一勾,月光下,帅气的脸庞越发夺人心魄,他轻声地说:“你不是说要很多很多爱吗?刚才那一下够吗?”

“理论上是够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身上还是这么烫……”

“那就是还不够。”君安一边说着,一边欺身吻了上去。

他的吻法同明月不同,明月是浅尝辄止,他则是温柔缱倦……

明月感觉到源源不断的能量涌进了身体,被禁锢的仙法挣脱了桎梏……她情不自禁地勾住君安的脖子,嗯,她要好多好多的爱……

9.

明月恢复了仙法,变成小鹦鹉跟着君安回了酒店。为了防止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此后在片场,除了她自己带的葵花籽,外来食物她一概不吃。

但是回到酒店后,尤其是和君安两个人的时候,她就经常会发生“误食”酒精,仙法被禁的事。她无辜地解释:“我不懂,原来腐乳里也有酒精,原来荔枝吃多了在肚子里会发酵……”

这些君安也不知道,他迟疑着问:“那你现在需要恢复……”

“要。”话没说完,明月就上来吻住他的嘴巴。她学习能力强,自从上次在山上被君安教導后,蜻蜓点水的吻就一去不复返了。深吻、湿吻、法式吻什么的,她每次的花样都不一样。

拍了两个月,君安的戏份终于杀青。而明月也不再提成仙的事,每天老老实实地陪着君安,顺便帮他拓展业务,争取资源。

这个时候,轮到君安按捺不住了,他笑眯眯地问明月:“你之前不是问我想不想成仙的吗?我考虑好了,咱们可以先结婚,啊,我不是占你便宜,我的意思……”

明月面露难色,君安慢慢就笑不出来了,心里一阵发凉:“你……不愿意?”

“不是不是,”明月很为难地说,“我……”

就在这时,一团光影出现在他们面前,鹤发童颜的月老神君从光影中走了出来。明月瞳孔猛然一缩,不动声色地将君安护在了身后。

月老白了她一眼:“别挡了,我都看到了。”

三界六道之内,所有人的爱情线红娘都能看到,除了她自己的。

君安的种子不是刚萌芽就消失了,而是他喜欢的是人是明月,所以明月看不到他手上的红线。

上次在山洞里,君安给她输送能量的时候,她就想明白了。

听到月老这么说,她的神经绷得更紧了:“不许拔。”

月老挑了挑眉毛。

明月打感情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抱住了月老的大腿:“神君大人啊,我九百多岁了,好不容易谈个恋爱,求求你成全我吧,呜呜呜……你要是拔了他的种子,他就不喜欢我了,我单恋会很可怜的,呜呜呜……”

月老抖了抖腿:“起开,谁说我要拔他的种子?”

“啊?”

“本来前世犯错今生不能爱人就是我编出来骗你的。其实吧,我是在考验你。在月老宫里,你是除了我之外资历最深的红娘,你周围的姐妹们都各有收获,唯独你还是默默地在月老宫做红娘。你这次的表现我很满意,所以既然他和你两情相悦,只要你把自己的修为分给他一半,他自己再在人间努力修为十年,我在月老宫等你们十天,你们来我给你们证婚。”

明月傻眼了,看了看月老,又看了看君安。君安方才听了他们的对话,知道明月不想让他成仙是怕月老把他的爱情种子拔了,现在又知道了明月对她的心意,不由地喜笑颜开,咧着的嘴一直合不上。

就这样,红娘明月成功地领走了君安,顺便还能让月老证个婚。带着君安去天上的途中,她还在想:我的任务完成了,那只波斯猫应该也快完成任务了吧,等他回来,我还要再削他一顿!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白昼烟火
下一篇:他怀里的橙汁
 
故事大全
 
网站地图 yy彩票游戏直营网 168彩票游戏直营网 168彩票app下载直营网
138申博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方网 菲律宾申博娱乐网址 菲律宾申博骰宝盅
北京娱乐 优博时时彩平台代理登入 福彩3d博彩亿族 凤凰彩票登录登入
168彩票官方网站直营网 乐趣彩票注册直营网 168彩票网怎么样直营网 uc彩票开户直营网
yy彩票平台是真的吗直营网 红中彩票直营网 乐趣彩票游戏直营网 我们168彩票网直营网
183XTD.COM XSB918.COM 66sbib.com 99sbsun.com 178sunbet.com
XSB298.COM S618F.COM 777sbsg.com 8YWS.COM 984SUN.COM
S618K.COM 882XTD.COM 777sbmsc.com S6182.COM 261SUN.COM
118XTD.COM 538sj.com 8AQS.COM 596ib.com 8N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