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担米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民间传说 >
 
一担米
2021-04-02 15:37:39 /故事大全 /点击:28773℃

裴文兵

这天,青石村的何老汉发现自己房间里的柜子坏了,就让会做木匠活儿的儿子何大岭给修一下。正忙活着,何大岭忽然惊叫一声:“爸,这是啥?”

何老汉探头一看,在柜子的一个角落里,放着一只小小的桶状物体,通体白色,上面还雕刻着花草。他淡淡地说道:“这是一只用玉做成的笔筒,几十年前就被我放在这个柜子里,我都忘了。”

何大嶺拿起那只玉笔筒,好奇地说:“爸,这该不会是一件古董吧?如果是,那咱们家可就发大财了!”

何老汉依然语气很淡:“别做梦了,样子这么普通,怎么可能是古董?”

第二天一早,何老汉去县城卖葛粉。卖完葛粉,他拎着一只编织袋,在大街上逛了起来,一边逛,还一边四下里张望。那只编织袋里,装着何老汉的一件旧棉袄,旧棉袄里包着那只玉笔筒。

原来,上午出门前,何老汉忽然想起了那只玉笔筒,想想昨天儿子说的话,不禁也好奇起来。于是他去县城时带上了它,打算找个行家给看看,到底是不是一件古董。

一路七转八转,何老汉眼前忽然出现一个古玩店,他见店里布置得古色古香,便走了进去。店老板向何老汉要了五百元的鉴定费后,拿起一只放大镜,仔细端详那只玉笔筒。左看右看,看了十多分钟,店老板忽然双手一抖,那只玉笔筒差点脱手,吓得赶紧将它放到桌子上。何老汉疑惑地问:“咋了?”

店老板重重地点了点头,口中喃喃说道:“对的,我绝对不会看走眼!”何老汉更加疑惑了:“啥对不对的?”店老板一锤定音:“这绝对是一件非常珍贵的古董,市场价至少一百万元!”

何老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几分钟后,他忽然醒过神来,手忙脚乱地用旧棉袄包起了玉笔筒,飞快地离开了古玩店。

回到家中,他把玉笔筒重新放在了柜子里,然后一连喝了三杯凉茶,才慢慢平静下来。沉默片刻,何老汉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我必须把它还给人家的儿子,这么大的便宜,咱可不能占!”说着,便脚步轻快地出了屋,向邻居冯山树家走去。

何老汉走进冯家,冯山树爱答不理地问:“何叔,有啥事?”这个冯山树痴迷打麻将,经常误了正事,何老汉没少说他,所以他一向不大愿意理睬何老汉。

何老汉找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然后招招手,“山树,你也坐下,我有正事对你说。”冯山树依然懒得理睬,“我可没那个闲工夫。”

何老汉跺了跺脚,说:“我确实有正事对你说,一百万块的大事,是你家的一百万,难道你不想听?”

冯山树一愣,随即笑了:“何叔,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家哪有一百万?”

何老汉说:“山树,我说一桩几十年前的往事给你听听———”

何老汉说,那是一九六八年,冯山树才刚刚三岁,他父亲冯大秋病重,将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连口粮都卖了,依然没把病治好,只得靠借粮过日子。

那天,当时才二十多岁的何老汉,挑着两大竹篓刚碾好的大米,走进了自家的屋子。刚卸下竹篓,冯大秋走了进来,吞吞吐吐地开口借一百斤大米。何老汉有点为难,因为他家的存粮也不多,田野里的早稻,距离成熟期至少还有一个月,如果将大米借给了冯大秋,自己家的口粮可就捉襟见肘了。冯大秋也知道何老汉的难处,但家里眼看就要断顿儿了,总得想想法子让一家老小活命啊!于是,他连声请求起来。何老汉心一软,称了一担米,借给了冯大秋。

冯大秋走后,何老汉不得不盘算起来,自己家如何度过接下来的一个多月。这时,冯大秋又回来了,手里捧着一只玉笔筒。冯大秋说,玉笔筒是他家祖传下来的,估计能值点钱,他要送给何老汉。

何老汉哪肯收下玉笔筒,冯大秋却说:“何老弟,你就收下它吧!如果我能活下来,一定会还上那一担米的,到那时,你就将玉笔筒还给我;如果我去世了,我家还不起债,它就是你的了,就当是我还了债吧!这样,我才能安心一些啊!”

十多天后,冯大秋离开了人世。那一担米的债,何老汉一直没好意思向冯家提起,那只玉笔筒,被他放在柜子里,也渐渐忘了此事。日子一晃过去了五十年,何老汉怎么也没料到,那只玉笔筒竟然值一百万!

听完何老汉的话,冯山树吃惊地瞪大了双眼。何老汉接着道:“山树,你家祖上曾经发达过,出过当官的读书人,那只玉笔筒也许就是你祖上用过的。”

冯山树奇怪道:“何叔,既然我父亲将玉笔筒送给了你,抵了那一担米的债,那它便是你的了,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对我说起这事?”

何老汉一字一句道:“那是因为,我想把它还给你们冯家!”

冯山树激动起来,对何老汉的称呼由“你”改成了“您”:“何叔,那可是一百万,难道您就一点儿也不动心?”

何老汉的神色有些尴尬:“山树,说实话,刚开始时,我确实动过心。但刚才,我把道理都想明白了———它原本就不属于我,如果我真的将它据为己有,那么,我的良心将一辈子都得不到安宁!人在做,天在看,我必须把它还给你们冯家。”

听了这话,冯山树迫不及待地说道:“何叔,您可真是个大好人啊!您现在就把那只玉笔筒还给我吧!”

何老汉一摆手:“不急,不急,时机未到!”冯山树没听懂:“时机未到?那该到什么时候?”何老汉似笑非笑地说:“只要你不再赌博,不再打麻将了,我就把它还给你!”

冯山树不以为然:“何叔,我打不打麻将关您什么事?与那只玉笔筒又有什么关系?”

何老汉脸色一变:“咋不关我的事?咋与那只玉笔筒没有关系?如果我现在就将它还给你,你有了钱便天天打麻将,不干正事,那不是把你给害了吗?你父亲在九泉之下,也会责怪我的!”

冯山树还是一脸的满不在乎:“何叔,都什么年代了,您还那么迷信?快给我吧……”

这句话刚说到一半,何老汉便变了脸色。冯山树生怕他一生气,会改变主意,便连忙说:“何叔,我听您的,今后绝不打麻将了,我承诺,今后一定好好干正事,好好过日子!”

何老汉撇撇嘴:“别光嘴上说得响亮,我要看实际行动。这样吧,如果三个月内你不打一回麻将,那就证明你戒了麻将瘾,我就将玉笔筒还给你!另外,此事你可千万要保密,否则,别人如果知道你发了财,肯定会天天找你打麻将,到那时,你想戒都戒不了!”说完,何老汉出门而去。

何老汉没走出多远,听见有人打招呼:“何叔,你刚才去了冯家?是不是又去勸说冯山树不要打麻将?”何老汉抬头一看,原来说话的人是许明新,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男子,一胖一瘦,一个绰号“大西瓜”,一个绰号“电线杆”。

何老汉皱了皱眉头,应付地点了点头,继续往自家走去。许明新对“大西瓜”、“电线杆”大声道:“这老头,给脸不要脸。走,咱们喝酒去!”这话,当然是说给何老汉听的。

原来,许明新、“大西瓜”、“电线杆”都是青石村人,平时惹是生非,不务正业,何老汉一向看他们不顺眼。他哪里料到,他所厌烦的这三个货,不久之后,竟然会像狗皮膏药似的粘上了冯山树。

一连十多天,冯山树每天都规规矩矩地去田里干活儿,没有打过一回麻将。一直暗暗观察着冯山树的何老汉,感到非常高兴。其实,冯山树哪里是真的想戒赌,只不过眼下,何老汉的话他不敢不听。

这天,何老汉去邻村走亲戚,经过一户人家门前时,忽然听见从堂屋里传出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他向门里一望,只见桌子旁坐着四个人,正打着麻将,其中一个人竟然是冯山树!原来,一连熬了十多天,冯山树终于熬不住了,于是便来到了邻村,他以为何老汉发现不了。

何老汉气不打一处来,“冯山树,你这是在干吗?难道你忘了是怎么承诺的吗?”

冯山树看见了何老汉,大吃一惊,他连忙放下手中的麻将牌,快步向门外走来:“何叔,您就原谅我这一回吧……”何老汉一甩手,大步向村口走去,冯山树撒腿就追。

追到村外,冯山树总算追上了何老汉。何老汉说:“冯山树,你违背了承诺,那只玉笔筒我不能给你了!”冯山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何叔,您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敢了!”何老汉跺了跺脚,说:“那好,我就再信你一回。不过,我要延长观察期限。半年后,你如果真的不打麻将了,我才能还给你!”

回到家,冯山树不住地唉声叹气。他老婆见了,忙问他咋了。冯山树说:“今天我打了一次麻将,被何叔逮住了,他延长了期限。上回我跟你说过的那只玉笔筒,要等半年后才能拿到手了。”他老婆一听,顿时火了:“你咋就熬不住呢?真是个废物!”

冯山树的老婆骂了半天才歇了口,她只顾自己骂得痛快,却没想到隔墙有耳。一个人正好路过她家门前,把玉笔筒的事情听了个大概。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何大岭。

何大岭半明白半糊涂地回到家,琢磨起了“玉笔筒”、“一百万”、“打麻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想到:所谓“何叔”,不就是我父亲吗?我问问他,一切不就都明白了吗?

何大岭悄悄来到何老汉的身旁,突然开了口:“爸,玉笔筒、一百万,到底是咋回事?”何老汉猝不及防,回答说:“那只玉笔筒值一百万呢!”

何大岭追问:“就是咱们家的那只吧?”何老汉赶紧掩饰:“不是!”何大岭扫了何老汉一眼,忽然笑了:“爸,您的神态骗不了人,咱们家要发大财了!”

何老汉却道:“大岭,那只玉笔筒不是咱们家的,是冯山树家的,我打算还给他呢!”何大岭疑惑道:“爸,那只玉笔筒咋成了冯山树家的了?”

何老汉便把那只玉笔筒的来历,自己想把它归还给冯家的打算,和冯山树的承诺,以及冯山树今天违背诺言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何大岭。

何大岭听了激动地说:“既然那只玉笔筒是还那一担米的债,那它早就是咱们家的了!爸,您可不能干傻事啊!”

何老汉却平静地说:“大岭,一担米能值几个钱?那只玉笔筒可价值一百万啊!这么大的便宜,咱们家不能占,否则,我这心里不安。”何大岭边听边点头,显出一副被何老汉给说服了的样子。其实,他在心里头早已有了打算。

何家父子不知道,他俩在屋里说话的时候,许明新来到了屋外,把父子俩的对话听了个真真切切。

许明新本来准备雇请何大岭为他做几天木匠活,来到何家屋外,正准备进屋与何大岭说呢,不料正赶上何家父子说起了“玉笔筒”一事。他顿时来了精神,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听明白后,悄然回到了自己的家,琢磨了起来。他想出了一个法子,而那个法子,他一个人根本就实施不了,必须要有另外两个人的配合,于是,他给“大西瓜”、“电线杆”各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俩火速赶到他家。

很快,“大西瓜”、“电线杆”便赶到了许家。许明新小声道:“我需要你俩帮我打麻将!”

“大西瓜”奇怪地问道:“许哥,这么多年,咱们不是经常在一起打麻将吗?啥需要不需要的?”

许明新摆摆手,说:“我需要你俩配合我打通牌,也就是‘出老千,赢很多的钱!”

“电线杆”好奇地问:“赢谁的钱?”

许明新回答:“赢冯山树的钱!”

“电线杆”差点乐了:“许哥,冯山树穷成那样,有钱吗?”“大西瓜”也说:“许哥,您就别开玩笑了!”

见“大西瓜”与“电线杆”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话,许明新只好把自己偷听到的“玉笔筒”一事,说给他俩听了。“大西瓜”听明白了:“许哥,这么说,冯山树等于有了一百万。把他的一百万给赢来,许哥您不就发大财了吗?”“电线杆”也说:“是啊,许哥,这钱您不赢白不赢!”

见“大西瓜”与“电线杆”领会了自己的意图,许明新连忙与二人商量出一套发暗号、打通牌的规则,比如摸鼻子、拽耳朵等动作各代表的是什么牌。最后,为了鼓起“大西瓜”、“电线杆”的干劲儿,他故作慷慨地说道:“这是个非常完美的计划,事成之后,我分给你俩每人十万块!”

第二天,见冯山树正独自一人在地里干活,许明新便领着“大西瓜”与“电线杆”来到了地头,邀请冯山树与他们仨打麻将。许明新、“大西瓜”与“电线杆”打麻将一向是输家,冯山树因为手头拮据,尽管多次想与他们仨一道打麻将,但他们嫌他穷,从来没有答应过。眼下,他们仨主动上门了,冯山树不禁又惊又喜。

冯山树正想答应,但一想到自己对何老汉做出的承诺,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许明新道:“山树,你担心会被何老头给逮住吧?你放心,我一定会安排一个安全的地方,绝对不会被何老头发现!”

冯山树吃了一惊:“你知道那只玉笔筒的事了?”

许明新哈哈一笑,说:“这天底下,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山树,赌本我可以先借给你,等你赢到钱,或者卖了那只玉笔筒后,再还给我就是了!”见许明新考虑得如此妥帖,冯山树不禁心花怒放,连声说:“许哥,谢谢,太感谢了!”

许明新有一辆小轿车,当天,他开着车,载着“大西瓜”、“电线杆”和冯山树,赶到了县城。许明新借给冯山树三万元钱,并让冯山树写下一张借条,然后,四人哗啦哗啦地打起了麻将。直到黄昏时分,他们才回到了村子里,而那借来的三万块钱,已经被冯山树输了个精光。次日一早,许明新又开着车,载着“大西瓜”、“电线杆”、冯山树赶往县城。

再说何大岭,那天自从听完父亲的讲述后,就一门心思要把那只玉笔筒弄到手。这天,他见父亲去村口大槐树下与邻居们闲扯去了,便趁机溜进了父亲的房间。谁知,找遍了整个屋子都没能找到,他这才明白,父亲早就转移了那只玉笔筒,把它给藏了起来。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墙角处,那里摆放着一只大缸,那可是一个藏匿玉笔筒的好地方。何大岭急忙奔了过去,在缸里翻找起来,可依然没能见到那只玉笔筒。失望至极,他想:既然找不到那只玉笔筒,那么,就想方设法不让冯山树得到它,只要父亲不还给冯家,自己便有找到它的机会!

从那天开始,何大岭便盯上了冯山树。一个月后的一天早上,何大岭刚吃完早饭,忽然看见冯山树上了许明新的小轿车,然后,小轿车一溜烟向县城方向驶去,很快就不见了。何大岭不禁满腹狐疑起来:最近,冯山树几乎每天都要去县城,而且每次都乘坐许明新的小轿车。奇怪的是,冯山树经常对村里人说,他是去县城里找工作,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怎么还找不到工作?更奇怪的是,许明新一向瞧不起冯山树,如今为何每天都让冯山树坐他的小轿车呢?

何大岭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越想越觉得好奇。于是,他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往县城方向赶去。

来到县城,何大岭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一家茶楼的外面看见了许明新的小轿车。进了茶楼,何大岭在走廊一边慢腾腾地走着,一边寻找着蛛丝马迹。这时,从旁边的一个包厢里,传出了一阵“哗啦哗啦”的麻将声。那个包厢的门没有关严实,何大岭顺着门缝往里一望,只见包厢里有四个人正打着麻将,正是许明新、“大西瓜”、“电线杆”、冯山树!

何大岭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冯山树天天来县城,并不是为了找工作,而是跟那三个人打麻将!

何大岭乐颠颠地回到村里,把自己在县城里的发现告诉了父亲。何老汉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就要去县城找冯山树,何大岭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说:“爸,今天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干脆明天上午我陪您去抓冯山树的现行!”

第二天早上,何家父子俩吃过早饭,正准备去公路边搭车去县城,冯山树忽然来到了他家,说:“何叔,我不该瞒着您打了一个多月的麻将。”何大岭吃了一惊,心想:难道冯山树已经知道我发现他打麻将一事,于是来我父亲这里主动认错了?

何大岭正在揣测,何老汉已经苦口婆心地开了口:“山树啊,今天你能够主动找我,说明你想改啊!山树,能改就是好孩子,你可要好好地吸取教训啊!那只玉笔筒,我决定两年后再归还给你们冯家!”

冯山树哭丧着脸,说:“何叔,可不能两年后才归还啊!您要立即把它还给我,否则,我可过不了眼前这道坎儿啊!”何老汉一惊:“啥坎儿?”冯山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我与许明新、‘大西瓜、‘电线杆打了一个多月的麻将,向许明新借了一百多万块钱,都输了,我哪里还得起。许明新让我用那只玉笔筒抵债呢!”

何老汉大吃一惊,然后把脸一板:“冯山樹,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父亲吗?唉……”冯山树苦苦哀求起来,何老汉却始终不松口。

从这天开始,冯山树便天天来何家哀求,赖着不走。半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冯山树又来到了何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声泪俱下地说:“何叔,许明新没日没夜地去我家逼债,我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

正说着,许明新忽然出现在何老汉的眼前,手里拿着一大把纸条,说:“这些都是冯山树借钱时,给我打的借条!如果他再不拿出玉笔筒抵债,我可要去法院告他了!”

望了望许明新手里的借条,又望了望冯山树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何老汉无奈地说道:“冯山树,我决定把那只玉笔筒还给你。不过,当年你父亲借了我一担米,你可得还给我!”

冯山树大喜过望:“何叔,我马上去家里挑来一担米,还给你!”

何老汉却轻轻地摇了摇头:“如今的一担米,已经不是当初的一担米了!冯山树,那可是五十年前的一担米啊,你打算怎么还?”冯山树一脸茫然:“这……这……”

何老汉若有所思:“冯山树,当年你父亲借的那一担米,保住了你冯家一家人的性命,这事就不说了———作为邻居,我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一家人被活活饿死,见死不救。不过,这笔旧账,虽然难算,但还是要算一算!我之所以要算清楚这笔难算的旧账,那是因为我想让你懂得,做人要清清楚楚、规规矩矩。这样吧,我将在三天之内,把这笔旧账算清楚,三天后,你把这笔旧账还了,我就把玉笔筒给你!”

三天后的早上,冯山树和许明新来到了何家的门前。何老汉正等在那里,说在这三天时间里,他根据当年的粮价和各个年代的利息标准,大致算出了那一担米如今的价钱,是一万两千元。

冯山树当然没钱还债,许明新立即从包里取出一摞钞票,数出一万两千元,交给了何老汉。何老汉把钞票往口袋里一揣,说:“你们等着。”便进了屋,何大岭好奇地跟了进去。

何老汉走进自己的房间,挪开了墙角那只大缸,用铁锹挖了起来。何大岭顿时明白过来:原来父亲把玉笔筒埋在了大缸下面的地里!

何老汉把玉笔筒挖出来后,交给了冯山树。冯山树正想仔细瞧瞧这件他家祖上传下来的宝贝时,许明新一把夺了过去,说:“冯山树,你欠我的钱,就算是还清了!”说着,他把那一大摞借条往冯山树的怀里一扔,转过身,喜笑颜开地走了。

第二天,许明新带着玉笔筒赶到省城寻找买家。不料,几位名气很大的专家都给出了相同的鉴定结果:是件古董,但非常一般。最后,许明新死了心,以两万元的价格卖了它。他一个月来费尽心机,想发上一笔大财的美梦宣告破灭了。

三天后,许明新回到了青石村。车子刚进村口,就看见了“大西瓜”和“电线杆”。下了车,他把卖玉笔筒的事情说给他俩听了,然后每人给了一千元。

“大西瓜”失望极了,他忍不住道:“许哥,你这就太不够意思了吧!”

许明新恼火地说:“能给你俩一人一千辛苦费就算不错了,我这一个多月不光要车接车送你们,还要管饭,亏大发了!”

“大西瓜”根本就不信许明新的话:“许哥,那只玉笔筒只卖了两万?你这不是骗人嘛!你必须给我十万!”“电线杆”也说:“许哥,你得说话算数呀,你可不能独吞!”

见“电线杆”也怀疑起了自己,原本就窝了一肚子火的许明新更加恼火了,抬起手,“啪”的给了“电线杆”一巴掌。“电线杆”见许明新竟然打自己耳光,不禁也火了,大喊一声朝着许明新扑了過去,“大西瓜”趁机也向许明新施展开拳脚。这一幕被路过的何家父子发现了,何老汉连忙让何大岭拨打了报警电话。

二十分钟后,警察赶到了青石村,此时,许明新、“大西瓜”、“电线杆”都已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刚一审问,他们便狗咬狗起来,于是,他们合伙打通牌欺骗冯山树一事水落石出,因此都被关进了看守所。

接着,警察找到了给何老汉鉴定过玉笔筒的那家古玩店老板,这才得知,店老板是个半瓶子醋,鉴定那只玉笔筒时看走了眼,硬是把很普通的古董,鉴定出了一百万的高价。

冯山树痛定思痛,从此每天都勤勤恳恳地干活,再也不打麻将了。何老汉经常对邻居们说:“不管怎么说,冯山树到底还是改掉了痴迷打麻将的毛病,好哇。”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故事大全
 
网站地图 yy时时彩平台登录直营网 uc彩票户端下载直营网 彩票巴巴官网直营网
申博手机安卓版 申博138娱官网开户 太阳城亚洲手机版 太阳城娱乐官方网站
668彩票河北快三 bbin视讯官网直营网 世爵娱乐用户登陆6 中原彩票网台湾宾果
彩票巴巴登录直营网 168彩票网直营网 红中彩票app下载直营网 乐趣彩票直营网
168彩票游戏直营网 网上138彩票黑钱直营网 yy彩票是正规的?直营网 红中彩票官方网直营网
15s8.com 16jbs.com 767XTD.COM 591ib.com 697XTD.COM
1116118.COM XSB255.COM 811TGP.COM 899BBIN.COM 883XTD.COM
726SUN.COM 3453111.COM 155DC.COM 978jbs.com 33sbsg.com
XSB587.COM 177BBIN.COM 7777ib.com 8DCS.COM 22sbi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