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遗嘱(四)

 
致命遗嘱(四)
2021-03-14 17:52:51 /故事大全 /点击:84303℃

王壑

第十六章 绑架

就在同一天的上午10点钟,冯雷的电话响了,一个使用了变声器的声音从话筒里面传出来:“冯雷,你今天要跟紧华呢喃,会有好戏看哦。记住了,20分钟后青年路。”冯雷沉吟了一下,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告诉我这些?”电话里传来“咯咯”的笑声,因为变声器的缘故显得有些吓人。“你可以不信我,不过我知道你就算被骗也会去看一看的。”

这个神秘人真的算对了,放下电话冯雷没有犹豫,正像那个人说的那样,就算被骗又如何,冯雷开着他那辆捷达上路了。没等他到华呢喃那幢豪宅,果然在青年路远远地就看见那辆惹人眼球的豪华奔驰。冯雷远远地跟在后面,一路西行。

华呢喃拐进了一个高档住宅小区,冯雷疑惑了一阵,搞不清楚自己到了哪里,后来看到对面那幢漂亮的华鑫大厦,才确定了自己的方位。

华呢喃来到打开的单元门前,稍稍犹豫了一下缓步走了进去。

冯雷抬头观察了一下,这是一个豪华的4层西式楼房。外面看富丽堂皇,显然能够住在这里也不会是简单的人物。他随着华呢喃的身影走进了楼道里,沿着宽敞的楼梯一步一步向上走。突然,一声巨大的爆响震得他耳朵发麻,凭着经验他知道这是枪声,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他急忙沿着楼梯跑上去。

这一声尖叫同时也惊醒了贺赫。他转瞬间就想清楚,自己再一次被人陷害了。这一次很明白,枪是在孙二娘处偷的。自己悄悄溜出来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就像一头自以为是的蠢驴,早就被人盯得死死的。不过,这个时候抱怨骂街都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了,能做的就是逃出去,保住命,这样才能找到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下意识抬起眼向四周观察,于是就看到了惊慌失措的华呢喃。略一思索,伸手就抓住了她。

“别叫,只要你能将我安全带出这个小区,就不会伤害你。”贺赫知道,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个护身符,而华呢喃的身份就是一张最好的护身符。所以他毫不犹豫用枪逼在华呢喃的太阳穴上。

华呢喃因为恐惧而浑身颤抖。这个富家女何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这时候她见到楼梯间里面伸出一颗头来,定睛一看,不由自主地叫出来:“冯警官,我在这里,快救救我!”

冯雷听了华呢喃的叫声心里暗骂一句,蠢女人!任何一个犯罪分子心里最恐惧的就是警察,最排斥的还是警察。如果华呢喃不叫破他的身份,他完全可以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与罪犯沟通,这样相对会有一些机会把她安全解救出来。可是现在她这样一搞,冯雷只能用警察的身份去规劝贺赫了,无形中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难度。

冯雷看着贺赫紧张的样子故意放松了表情,不去看他,反而一步跨进林晓东的家,观察起来。

宽大的客厅足有40个平方米,处处精美的装饰显示出主人的经济实力与艺术品味。

靠近卧室房门的地板上,林晓东以一个怪异的姿势蜷曲着。凭经验,冯雷只看了一眼就断定,他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空气中充满了血腥,还和一阵阵饭菜的香气混合在一起。冯雷顺着香气望过去,看到客厅另一侧的餐桌上面摆着丰盛的食物,一瓶洋酒已经打开,放在冰桶里面冰着。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场意外,主人将在这里度过一个浪漫而暧昧的午后。

“放我走,这对大家都有好处。”贺赫握枪的手不受控制地在颤抖,他真不知自己在如此情况下还能够挺多久。

“放你走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太天真了,好不好?”冯雷的语气很轻,好似怕吓到他。“你还是放下枪,放了人质。一切事情都是有办法解决的。”

“我的事没有办法解决,我是被冤枉的,你能帮我吗?”听了冯雷的话,贺赫更加激动起来,握枪的手不自主地用力点在华呢喃的太阳穴上。

华呢喃早已经花容失色:“冯警官,你听他的话,好不好?难道你想逼他杀了我吗?”

冯雷在心里又骂了一句:“蠢女人!”可是对方的身份让他只能优先考虑安全。

“你要去哪里?我有车,可以送你。”冯雷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什么危害性。

“我想回家里看看,已经几个月没有见到我的父母了。”

“好的,我陪你回家。”

犯罪分子在被捕前想回家去看看,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想法。这样的情况冯雷遇到过很多次,但是他不知道贺赫的心思。

贺赫一直在思索李财写在地板革上面的那句话。有几次他都感觉马上就要捕捉到答案了,然而却总是差那么一点点。不过有一点他是坚信的,那就是答案应该在他的家乡,那个叫做黄金沟的小山村里。

离开小区出奇的顺利,没有人发现这群人的奇特。上车的时候贺赫本来想把毛毛撵走,可是这个孩子说什么都要跟着。贺赫也懒得理他,反正就是个孩子,警察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如果让他自己乱跑,没准还能惹出什么乱子。想到这就让他坐了副驾驶的位置,自己仍然用枪逼着华呢喃,坐到了后排。

冯雷驾车,一路急驰,奔向黄金沟。

第十七章 华翔宇的遗嘱

贺赫家在村子的最南面。车子行驶到家门口,看见那两扇木板门时,他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此时他再也顾不上华呢喃,推开院门冲了进去。

冯雷一见急忙也跟了进去。只见院子很大,杂乱无章地堆着各种杂物,几乎让人无处下脚。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清理,虽然天气很冷了,还是能够闻到一股股刺鼻的臭氣。

院子的南面有一棵苹果树,叶子早已经掉光,只留下一些枝枝杈杈,透着衰败与凄凉。

树下有一个大躺椅,躺椅上面的棉被里裹着一个人。此时阳光正好照在那人脸上,可以看见脸色蜡黄,形容枯槁,好似一具骷髅一般。大概是因为正午的阳光太足,刺得人睁不开眼,又是裹在被子里,所以那人满脸都是汗水,嘴里虚弱地念叨着:“水,要喝水。”

贺赫眼望着躺椅上瘦弱的身躯,嘴唇颤抖着,半天才说出话来:“爸,你受苦了。”说着话,他转身去了房间里取出一瓢水来,慢慢地喂他喝下,又将他连人带躺椅搬到了房檐下的阴凉处。老人的神智可能不太清楚,喝过水用浑浊的眼珠在贺赫的身上扫过一圈,然后就神情萎靡地合上了眼睛,睡过去了。

这时候一个中年妇女由房山头转了过来,怀里抱了一捆玉米杆,看情形准备要生火做饭。猛然间看到院子里面站了这么多的人,吓了一跳,一下子把玉米杆都扔到了地上。

“你们想干什么?”

“妈,是我。”贺赫的声音里有欣喜还有一些埋怨。“你怎么把我爸放到太阳下晒啊,他都快中暑了。”

“哎呀!”贺赫妈一听,几步来到躺椅前,摸摸额头,又掖了掖被子。能看出来他们夫妻的感情很好。“对不起了,老贺。”女人神情痛苦,嘴里嘟囔着好像在检讨,“10点多钟的时候,我去后院打苞米,就把你爸放在树下面,想着让他透透气,那个时候阳光没有照到他。”女人目光中透出一股自怨自责的目光。“我真笨,就忘了这太阳影子是会动的。”

“您说什么?”不知为何,贺赫突然脸色大变,一把抓住他母亲的手,大声问道。

“我说:‘我真笨,忘了太阳影子会动的。你怎么了,贺赫?”他母亲明显被他吓到了。

贺赫两只眼睛直直地望着天空,嘴里喃喃说道:“太阳影子会动的,对呀,它是会动的,它若动,影子就会变位置,所以才需要有一个精确的时间。我明白了!”他忽然开口大笑起来,就连冯雷都被他吓了一跳。

“冯警官,我知道那个秘密啦!”他一步跳到冯雷面前,说道,“给我个机会,我要证明一件事给你看。”说完话,就拉着冯雷向后山上面跑,完全不理会他母亲在身后的院子里一声高一声低地唤他。

冯雷很无奈,一名逃犯拉着自己向山上跑,这个场景恐怕电影里面都找不到。幸好刚刚他偷偷给局里打了一个电话,把这里的情况全部汇报给李强,估摸着时间,支援的人马也快要到了,这让他的心放下了不少。

转回头一看,华呢喃居然也跟在后面向山上爬。他感觉一阵头疼,姑奶奶,难道没死在贺赫手里,你不舒服吗?

转眼间,两个人来到了吃人洞的洞口。此时贺赫放慢了脚步,一脸凝重四下里张望,完全投入到一种疯魔般的状态里面,早已经忘掉一位警官还跟在他的身边。只见他的嘴里不断地喃喃说道:“不对,全都不对!”

冯雷也随着他的目光在周围打量,一样没有任何发现。莫非他想装傻逃跑?冯雷心里一惊,感觉自己不像一个警察,倒像一个傻瓜一样处处被贺赫牵着走。想到这里,他走上前去,拉住他的右臂,一个过肩,将他摔倒在地。顺势把他的两条手臂扭到了背后,从自己的后腰摸出一副手铐,将他的两只手铐起来。

贺赫的脸被压在地面上,全身不停地挣扎着,嘴里叫道:“冯警官,你等等,我马上就能找到答案了。”他的脸蹭在沙土地上,划出了一道道血痕,可他完全不在意,嘴里依旧喊着:“我求求你了,冯警官。我就要找到答案了,我不想这样冤枉地死去。我求求你了!”

冯雷不理会他的哀求,比你会演戏的罪犯见多了。如果一个警察心软,那不是有同情心,简直就叫犯罪。曾经有一位同事就是因为心软,在罪犯的苦苦哀求下松开了手铐,结果被夺过手枪,死在了自己的枪下。所以当合格警察的第一关,就是要把心炼硬。这也是社会上很多人对警察最误解的地方之一。认为警察都是鐵石心肠,不近人情。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无奈与艰辛痛苦。

冯雷依旧将贺赫压在身下,用左膝盖顶着他的后腰,开始对他进行搜身。

首先摸到了一把枪。这是一把仿64式手枪,整枪做工精良,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是件仿制品。冯雷将枪小心地放在怀里,继续搜查,这一次他摸到了一个硬硬的纸板样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块旧地板革,而且是那么的眼熟,他一下就想起来,这不是贺赫在李财家的炕上撕掉的那一块吗?翻过来一看,那一段话映入眼帘:

它就是早上11点42分的太阳,希望是属于我的也是属于你的,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属于你的。

这是什么意思?冯雷看过也是一头雾水。

“我找到啦!快放开我,我真的找到了。”贺赫忽然在他的身下狂叫起来。

“你找到什么了?”冯雷诧异地问道。

“太阳,早上11点42分的太阳!”贺赫努力地挣扎着,脸被地面划出更多的血痕,看起来异常狰狞。

冯雷这时才明白为什么贺赫要上山,原来是寻找所谓的11点42分的太阳。他的心念一动,收起了顶在他腰上的膝盖。

贺赫由地上爬起来,并没有理会冯雷。他的两只手被手铐反铐在背后,重心有些不稳,一路跌跌撞撞向吃人洞走去。妈妈的那句话“我真笨,太阳影子是会动的”,像一道惊雷,劈开了他的思维。那样精确的时间,一定是一束阳光被当做坐标,准确定位一个地点。希望又是什么?也许是一批见不得人的意外之财,也许是一个关系重大的秘密。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找到证据洗掉自己身上的污迹——杀人犯的名头。

一开始贺赫寻遍周围的各个角落,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当他在冯雷膝盖下面挣扎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吃人洞内有一道光柱,由洞顶射下来,照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如果不是被冯雷制服,脸被按在地上还真的发现不了。

现在他来到那束光线的下面,吃人洞口深入六七十米的一个角落里。阳光正好照在崖壁上,崖壁光滑平整,阳光下闪着金属的光辉。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啊?”贺赫想要用手去摸那块崖壁,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被铐在身后,又想到刚刚用枪杀了林晓东,自己已然无法洗清这一切。一时间万念俱灰,惨然跌倒在地上。

冯雷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贺赫,现在他已经明白了后者的想法。不过眼前的事实摆在这里,一堵结结实实的崖壁破碎了贺赫的想法。

但是,冯雷却不这样认为,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他的大脑在飞速地旋转。

太阳影子会动的。他的头脑里也在回荡着这句话。

想通了!冯雷忽然间也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李财看到的时间是11点42分。”他低头看了一眼腕表,“现在是午后2点50分,太阳影子动了!”

贺赫听了他的话一咕噜翻身爬了起来,眼中放光,嘴里说道:“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下午日头偏西,中午是直射的。不是这里!”

下午太阳在西面,投影向东,所以现在的阳光投射在崖壁上,而李财看到的阳光应该在西面。想通了这个道理后,两人低头向西一路寻过去。

没走多远,就看到一堆凌乱的石头,显然是人工堆砌而成的。贺赫走上前用脚踢开乱石,一个棕褐色的皮质背包露了出来。

“就是它!”贺赫与冯雷两个人几乎同时叫了起来。冯雷甚至比贺赫还要激动,压在他心头两年多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被搬起来了。

两年里他一直坚持不懈地追踪华翔宇的死因。多少人在背后讥讽他,说他为了出风头,还有人说他被华东亮的商业对手收买,目的就是要搞臭华鑫公司。甚至还有传言,说他想以此为借口,霸占华呢喃。

很傻,很天真,很无聊,很无耻,可是这一切却都被人津津乐道,变成了茶余饭后的一种消遣。

如果今天能够在这个皮包里找到华翔宇真正的死因,那么一切烦恼都會烟消云散,同时也能证明自己的执着是对的。

“都把手给我放下!”就在冯雷准备拾起皮包的一刹那,后面有人一声大喝。

冯雷的心里一惊,本能地一个侧滚,顺势将手枪掏了出来,转向后方,摆出了一个标准的卧式射击动作。

后面站了很多人,为首的竟然是李国局长。华呢喃与林倩一左一右扶着华东亮站在李局的身后。再向后看,修润德、李强带着特警,已经将整个吃人洞的洞口围得水泄不通。

华东亮的目光见到棕褐色皮包后就再也没有移开,他甩开女儿和林倩,踉踉跄跄地来到乱石堆旁,慢慢地蹲了下来。

“这就是翔宇的书包,没错,这就是翔宇的书包。”说话间,华东亮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爸爸,你要坚强。”华呢喃也抽泣着,劝慰她的父亲。

华东亮一双手摩挲着书包,许久之后说道:“呢喃,帮爸爸把包打开,看看你哥跟我说些什么。”

华呢喃有些诧异地看着老父亲,说道:“爸爸,还是您亲自看吧。”她有些搞不懂父亲为什么不自己看,她知道父亲其实心里面比谁都想知道哥哥是如何去世的。

“呢喃,爸爸怕受不了。你先看,如果你觉得爸爸可以承受,你再读给大家听。”华东亮望向女儿的目光有些惨然,更多的却是慈爱。

冯雷在一旁听得心里直冒火。这是什么意思?你觉得爸爸能够承受再读给大家听,如果不能承受就撕掉吗?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包庇自己的女儿啊?他抬起头望了一眼李局,后者对着他微微点点头,轻声说道:“你要相信华董,他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的。”说完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华东亮。

华呢喃显然也听明白他父亲言语背后隐藏的意思,惨然一笑,说道:“爸爸,你还是没有相信我。”

说完,也不等她父亲回答,低下头去,拉开了皮包的拉链,一件件物品被她慢慢掏了出来。

果然,手机,腕表,钱包,项链,手珠,甚至还有他的鳄鱼腰带,一样不少都被装在了包里。

然而最重要的遗嘱却始终不见踪影。

大家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如果找不到遗嘱,那么他杀的可能性就会变得空前巨大起来。

终于,包被掏空了,遗嘱还是没有出现。华呢喃父女两人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长叹了一口气,华东亮挣扎着自己站了起来。华呢喃见到父亲冷冰冰的目光,赌气地将皮包的开口向下,疯狂地抖动起来。

那是什么?一个白色的纸团在华呢喃剧烈的抖动下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华呢喃拾起纸团,一点点慢慢将它展开。

“是哥哥的笔迹。”华呢喃惊呼了一声,随后毫不犹豫地读出声来。

“爸爸,我对不起您。”华呢喃抬头看了一眼父亲,接着念道,“我是一个不孝的儿子,让您为我操碎了心。这一次我不知道是否能够活着回去,有很多的话却又不知如何说起。”

华翔宇在这篇疑似遗嘱的留言里面,讲述了他从小到大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听得华东亮几次差一点昏厥过去。

最后他写道:“我还对不起一个人,她就是林倩。”听华翔宇提到了自己,林倩布满泪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

也难怪她如此。在平阳市谁不知道华大少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要频繁,这个女孩不知吃了多少的苦,如果不是因为华翔宇出了这个意外,恐怕也早就被抛弃了。

“我与林倩一同度过无数的美好时光。说实话,对于她我是愧疚的。父亲,我请求您一件事:送给林倩200万,也算是我对她的一点补偿。”

听到这里林倩大声说道:“不!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回来!”说完,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倩倩,我不会给你200万。我要把你当成亲女儿,与呢喃一样。”说完,华东亮一手揽过林倩,一手揽过华呢喃。“呢喃,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一直怀疑是你害了翔宇。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失去儿子再没有了女儿,所以一直都不让追查这件事。”说话间,他向李局歉意地点点头,说道:“给你们设置了不少的障碍,对不起你们警察同志了。”他又转过头看着冯雷,“尤其是冯警官,两年来一直没有放弃查找真相,我在这里真心对你说一句,谢谢!”

华东亮忽然如此表态,让冯雷很不适应,他有些心虚地躲开了华东亮的目光。

谢我做什么!我只是觉得这里面有问题,把案件查清是每一位刑警的职责所在。冯雷心里这样想,却没有说出口。

不过,华翔宇如果真的是自然死亡,那么李财为什么会被人杀掉?他又牵扯到什么秘密?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下意识地去寻找贺赫。

这时候才发现,那个叫做毛毛的小男孩不知什么时候也钻进洞里来,正躲在一处岩石的后面悄悄地向贺赫招手。

此时,其他的民警注意力都被华氏父女吸引住了,同时也没有人想到,在众人的包围之下贺赫还能溜掉。

眼看贺赫已经慢慢挪到岩石的前面,没有等到冯雷出声,只听毛毛高喊了一声:“贺赫,是你杀了我爸爸,今天我要替他报仇!”他一边叫,一边猛地将贺赫向岩石的左侧一推,后者瞬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冯雷快步上前一看,发现岩石的左边有一个幽深的岩洞,一眼望不见底,从里面涌出一股股阴风,吹得人骨缝发寒。

冯雷望着岩洞被阴风吹得身子一颤,心中暗道,这个贺赫掉入其中,不知是生还是死?

第十八章 隐私

冯雷很恼火。

看似就要揭开谜底,没有想到前景更加扑朔迷离。

那一天贺赫被毛毛推入了一个无底洞内,虽然组织了武警及当地农民一起搜查,结果一无所获。

无奈之下,留下了几名民警配合当地政府处理善后。随后,将毛毛带回了局里,一经审讯才知道,这个毛毛竟是李财的儿子,大名叫李东旭。

虽然李财跟媳妇已经离婚10年,但是跟儿子却一直没有断了联系。

李财那天在吃人洞里面见到华翔宇的尸体,看他一身高档装备,马上就有了歪心思。

按照他的想法,把華翔宇身上值钱有用的东西悄悄拿走,神不知鬼不觉地发个小财。没想到柱子不但心眼不灵,天生还胆小,看见尸体吓得腿肚子转筋,半天挪不动步。趁着这个功夫,李财将东西都收到那个深褐色皮包里准备回家,这个时候柱子缓过了神,一路鬼哭狼嚎地跑回了村子。

李财怕他同别人把实情说出去,无奈之下只好将东西藏在吃人洞里,记住了方位。

后来有两个人到家里找他要尸体身上的东西,让他明白了,这些东西一定价值不菲,心里就有了另外一个想法。儿子毛毛很小就离开了李财,这些年来虽然他们差不多每月都会见上一次,然而拮据的经济状况让他无法给李东旭买什么像样的礼品。

孩子不说什么,而且跟他一直都很亲近。但这件事,却是李财自己的一个心结。在外人的眼里,李财不是一个好丈夫,一位好父亲,甚至都算不上一个好人。但是,这都不妨碍他对儿子的爱。

这一次发了大财,一定要把东西全部留给儿子。他与这个世界上其他的父亲有着同样的想法,同样的爱。只是他的财富来路不明。

他悄悄地把这件事告诉了李东旭,正好那几天贺赫总磨他,让他讲吃人洞的事情,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儿子说:如果以后自己死了,有可能就是贺赫害死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于是毛毛就做出了那样的事,自以为是为父亲报了仇。

在公安局内毛毛还天真地问办案民警,算不算为民除害,是不是应该给他一个表彰、发点奖金什么的。这让办案的小警察哭笑不得,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个未成年的孩子。

不过这都是他们头痛的事情,冯雷有更闹心的问题。

黄金沟传回来消息称,几名留守警察佩戴安全绳索下到贺赫被推下的岩洞里,发现岩洞的下方四通八达,简直就是一个地下迷宫。搜索了几天,贺赫依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李国局长听了汇报,气得把电话都摔了,又把冯雷叫到办公室,劈头问道:“是谁通知你去跟踪华呢喃的?”

冯雷一愣,自己先前交上去的报告里面已经将这个问题交代清楚了,可是对着领导又不能如此讲话,只好把情况又说了一遍。

听了冯雷的话,李局的脸上阴晴不定,盯着他看了半晌,冷冷说道:“如此说来,你是什么也不知道了?”说完右手的两根手指漫不经心地敲打起桌面来。

冯雷被他敲得心烦,小心地问了一句:“李局,要是没啥事我就回办公室了,还有不少工作等着呢。”

李局嘴里“哦”了一声,问道:“什么工作?还准备查下去吗?”

“是,还准备查下去。”冯雷挠了挠头,“至少李财的死因和凶手还没有查到。还有林晓东,贺赫为什么会去他家杀了他?”

李局的手指猛地停了下来,不耐烦地说道:“怎么回事?李财的事还用查吗?不是已经明确是贺赫做的案子,你还想查什么?那个林晓东更是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被贺赫枪杀的,你没看见吗?”

“疑点太多。”冯雷解释道,“贺赫为什么杀李财?如果是为财,他只要搞到李财藏赃物的地点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杀人。而且,按照犯罪的惯例,没有找到那些赃物之前,是不可能杀死知情者的,因为那样做很可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我的报告里面写得很清楚,贺赫是在李财死后,才到他的家里找到那片写着暗语的地板革。我怀疑,在此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些赃物的存在。所以说,他没有理由杀人。”冯雷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退一万步讲,贺赫真的丧心病狂了,他就想杀死李财,那么,氰化物哪里来的?他一个乡下来的小保安,到哪里去找这样高端的杀人武器?”

冯雷的语气里充满了质问,李局听了勃然作色:“乱弹琴!你从一开始就无组织无纪律,一个人蹲在李财家里,结果放跑了贺赫。后来,又一个人跟踪华呢喃,把整个案子搞得一团糟。你究竟想怎样?”说到这里,他猛地站起身来,一拍桌子。“个人英雄主义,想出风头,想表现没有你破不了案子!”李局的话一句比一句重,“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如果想不清楚就别干刑警了,去内勤。我们是一个集体,办案子讲究协作。你可好,独来独往,美国大片看多啦!”

又被李局夹枪带棒的一顿狠批,然后才被赶出了局长室。

出了局长室,冯雷反倒冷静下来。他知道这个案子因为涉及到华东亮一家,所以给局里带来的压力也很大,老头子发发火也是很正常的。

“你们公安局的效率也太低了!还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解决?”走廊的尽头突然传来一个粗暴的声音。

什么人敢在警局里面大喊大叫?冯雷好奇地向那边望去。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矮胖子,手里掐着一根香烟,对着办公大厅一阵嚷嚷。

“这是什么人啊?说话挺冲。”冯雷向一个路过身旁的小警察打听。

“什么人?财神!”小警察没有好气地说道。“这年头啥事都有,这货不知道打哪听说吃人洞里面岩洞环环相套,像一座迷宫,居然准备投资开发旅游项目。我们这里忙得焦头烂额,贺赫没捉到,整座山还封着呢,他比我们还急,这不是天天到这里瞎闹,嚷着明年‘五一要开业,还说我们影响了市政府招商引资政策。亏他能想出来这样奇葩的理由。”

冯雷听了陪着小警察闲聊了几句,正准备回办公室,一转头,看到华呢喃从李局的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

冯雷想,这妞什么时候进去的,自己还真没有注意到。对于这个将自己扔到半路上的女孩,他基本没有什么好印象,故意装作没看到,招呼也没有打,就回了办公室。

“冯警官很记仇啊。”不想华呢喃居然跟到了他的办公室。

“哎哟,什么风把华总吹来了。”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冯雷的热情有些夸张。

“我听说有人想在黄金沟开旅游公司,就过来看看。我父亲很伤心,大哥出事的地方总不能变游乐场吧。”华呢喃的声音有点悲伤。

“那是,那是。我们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冯雷虚情假意地敷衍着。

“不说了,那些事是李叔叔操心的。”华呢喃纤手一挥,好似要赶走一些不愉快的情绪。“上次把冯警官扔到了半路上,真的很不好意思。不过那个时候我还是嫌疑犯,不敢跟您这个大警官走得太近哦。”她促狭地对着冯雷眨了眨眼睛,“今天我请冯警官吃顿饭,也算是小妹给您赔个不是了,不知道能否赏光啊?”

冯雷一愣,他从未想过这个天之骄女会主动请他吃饭,一时有些慌乱了。

“不吃,不能吃。”

“哈哈哈,”华呢喃笑靥一展:“冯哥你是不想吃,还是不敢吃啊?”

“我是不敢吃。”冯雷实话实说。开玩笑,华家的大小姐与我这个小警察吃饭,明天都能上都市报头条了。

“我们是有纪律的,不能跟涉案人员有太多的接触。”冯雷没有办法,只能用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絕。问题是,这个涉案人员可是刚刚从局长办公室里面走出来的,无论怎么听这理由都有些苍白无力。

“你说得很对,我属于涉案人员。”华呢喃的声音有些落寞。“其实我有些关于林晓东的话想对你说,你既然这样说我就不勉强了。”

“等等!”听到关于林晓东的事情,冯雷一下就精神起来。“纪律是死的,人是活的。华总的盛情我怎好拒绝呢。”这一次冯雷说话的时候真的很尴尬。哥不是没吃过饭,哥这是为了工作。他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按照华呢喃的意思,午餐是要在“陪侬”吃的。冯雷说什么也不答应,那个酒店太高档了,名字又很暧昧,更重要的是,被小报记者拍到的机率高到无法想象。

可是冯雷选的路边小店华呢喃又无法接受。毕竟华大小姐的胃不是什么馆子都能满足的。

两个人争执半天,最后还是各让了半步,选了一个中档的菜馆,挑了一个包房。

进包房的时候,冯雷发现点菜的小服务员一脸暧昧地跟同事指指点点他们两个,隐约听到,一朵鲜花牛粪上插,好白菜让一头猪拱了!

看到冯雷一脸郁闷,华呢喃揶揄他说:“你有什么好郁闷的,真正难过的应该是我。可怜了我这棵好白菜哟,被,哼,哼,哼……”

冯雷无心跟她逗下去,吃了几口菜就开始向林晓东身上引去。

提到林晓东,华呢喃的表情严肃起来。

“严格地说,我与林晓东曾经是恋人。”没有想到,华呢喃一开口就如此惊人。

时间要退回到6年前。当时华呢喃还没有出国,正在国内一家名牌大学读大三。

林晓东那一年刚刚毕业,通过应聘进入了华鑫公司。

“他很优秀。”华呢喃淡淡地说道。“我在父亲的公司里与他遇到几次以后,就喜欢上了他。”她呷了一口啤酒,“可是我爸不喜欢他。也不是不喜欢,而是认为他配不上我。可是我爸无法阻止我。你不清楚,我这个人是很犟的,认准的谁也无法改变。于是我爸决定把我送到国外。”

听着华呢喃自己讲述的情史,竟让冯雷的心里泛起一丝酸酸的味道。大概男人都是如此,不一定真的爱上她,但是听到一个美女讲如何去爱另一个人的时候,心里总会有些不平静。

“到国外以后我渐渐发现,以前自己的眼界太小,原来世界这么大,优秀的人才如过江之鲫。我有了新的朋友,慢慢就与他的感情淡了。”

冯雷能够想象出,这位大小姐在国外的生活一定是非常的丰富。

“想什么呢啊!”华呢喃看到冯雷眼中的暧昧,娇嗔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人家在外面的生活是很严谨的。”

这算得上欲盖弥彰吧。

“我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说话间,她的眼中腾起一抹火苗一样的东西,随后就消失暗淡了。“可惜好时光总是那么快就逝去了。大概是在3年前,也就是华翔宇出事的前一年,噩梦开始了。”

原本两个人已经达成微妙的共识,那就是让时间去淡化这一份感情。不知为什么,就在彼此快要忘却的时候,林晓东再次对华呢喃发起了猛烈的爱情攻势。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考虑的,明明已经说好的,他却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屋子里的灯光很暗,如果是一对恋人,这个环境刚好创造出浪漫。然而马上讲到的事情,却让这份原本的浪漫变为阴森。

“林晓东开始用语言威胁我。最初还很隐晦,总说想我,要我回国。我不断拒绝甚至不接电话,不回邮件。他终于撕破脸皮跟我说:如果不回来,他自然有办法让我回来,而且还要我爸求我回去。”

华呢喃一双眼睛直直地望向虚空,瞳孔完全没有焦点,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分外恐怖。冯雷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他从未想到过,这双美丽的眼睛能够变得如此阴森冷血。

“当时我爸已经着手在欧洲为我开办一家公司,我将是华鑫商业在欧洲产业的法人。这也等于宣布,我將在海外发展,国内的一切都归华翔宇所有。这个时候林晓东能够让我我爸求我回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哥哥不在了。”

说到这里,华呢喃痛苦地闭上了双眼,泪水流下了脸颊。

“我苦苦地哀求他不要做傻事,可是他却不听。终于有一天,我听到了那个噩耗。”

“什么?”冯雷惊得目瞪口呆,“难道华翔宇是被人害死的?”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华呢喃哭倒在桌子上。过了半晌才再次平静下来。

“我爸果然求我回国,可你知道,当时我心乱如麻,也不敢回国。后来,我爸以为我跟他赌气,一再求我,无奈之下我只好回到了国内。”

冯雷眉头一皱,道:“你回国后林晓东怎么说?”

“他,他开始跟我打马虎眼,说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甚至不承认说过让我爸求我回国的话。”华呢喃语气中充满了不屑,看来她已经彻底鄙弃了这个男人。

“回国后不久,流言四起。最痛苦的是,我爸也开始怀疑起我来,我想解释,却无从说起。”

“你可以去举报林晓东,把你知道的情况告诉警方。”

“没有证据你能信吗?”华呢喃一脸无奈。

冯雷默默地点了点头,现在办案子一切都需要证据说话。很明显,华呢喃手里没有。

“不过,华翔宇的遗书你也看了,应该是场意外。”冯雷说这句话的时候紧紧盯着她的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她的内心有阴暗的地方,是会从窗口看到的。

“也许林晓东不过是想吓吓你,那场意外与他没有关系。”

“但愿是这样吧。”华呢喃叹了一口气,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说出来吧。”冯雷看到她似乎有话要说,于是鼓励她道,“你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不要在心里保存这样恐怖的秘密,那样你会受不了的。”

华呢喃表情很迟疑。冯雷知道她的心里正在进行剧烈的斗争,这个时候不能去追问她,否则可能引起她的反感,前功尽弃。

“其实他已经死了,我再去说不好。”华呢喃没用冯雷等待很久,自己主动开口了。

“李财死于氰化物,我听到以后就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她撩起眼皮看了一眼冯雷,说,“给我一根烟吧。”

冯雷为她点燃了香烟,她深吸一口,接着说道:“林晓东手里有氰化物,这是他一次说错话的时候我听到的。”

冯雷的心脏猛地一跳,果然是这样。

“你应该知道氰化物不是谁都能搞到的,所以我认定李财是林晓东杀死的。可是我不敢说,我怕他也对我下手。”好像是说出了心中的秘密,华呢喃反而放松下来。“我开始想办法调查他,这也是那天我求你找出华翔宇死亡真相的原因。那一段时间我真的好害怕。”

华呢喃的语速很慢,冯雷能够理解,当你去揭发一个曾经深爱过的人,内心是多么的痛苦。

“就在他出事的那一天早晨,他突然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能听出来他很紧张,他说他出事了,冯警官你已经开始怀疑他,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想要见一见我。”

原本华呢喃并不想去见他,同时也考虑到见面的危险性。但是林晓东突然把话挑明了,说他真的没有杀李财,请华呢喃过去,是为了同她商量一下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真的好傻,居然又相信了他。如果不是贺赫去了,上帝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冯雷心思一动,追问道:“你想他找你做什么?”

“如果没有猜错,他是想让我做挡箭牌呗。”华呢喃的脸上现出烦躁的样子,突然说道,“今天我说得太多了,结论如何你去判断吧。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会。”说完也不待冯雷回话,竟然施施然独自走了。

冯雷无奈地露出一丝苦笑。这个大小姐还真是永远也改不了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脾气。

走出包房,冯雷看到店里那几个小服务员挤在一起,一边偷看他,一边暧昧地叽叽嘎嘎笑个不停。心里明白,大概他们以为自己这头猪没有拱到华呢喃那棵好白菜吧。

才午后一点多钟,本来应该回去上班的。可是冯雷有些意兴阑珊,给单位打了一个电话请了假,想着同华呢喃一样回家休息休息。

路过菜市场的时候,他心血来潮买了一些海鲜。忽然又想起来女友田丽,好几天都没见了,于是又打了一个电话,约她晚上到家里来吃饭。田丽一听说晚上一起吃海鲜,兴奋得像只小鸟在电话里叽叽喳喳跟他聊个不停。

他到家后把海鲜泡在了盆里,望着各路活蹦乱跳的海鲜,又没了动手的兴趣。

他点燃一根烟,歪倒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了一会电视,心里面回想着华呢喃的那些话,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头,可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明白错在哪里。

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田丽也有这间房子的钥匙,下班过来直接自己开门就进来了,看到屋里黑乎乎的吓了一跳。

开灯后看到冯雷呆坐在沙发上,厨房里各路海鲜都已经自己爬了出来,正在地上散步。

田丽生气地对着冯雷叫道:“冯雷!你要是不在乎我就别来找我,你要是找我就认真点。海鲜,你说的海鲜在哪?是这些吗?怎么一只只比我还精神呢?你让我吃它还是让它们吃我?”

冯雷这时候才如梦方醒,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哈,对不起。有个案子太让人心烦,根本提不精神起来做饭。要不然咱们出去吃吧。”

说完这句话冯雷的眼睛突然直了,他呆呆地看着田丽重复说道:“心里烦,没有心情给你做饭。心里烦,根本没有心情给你做饭!”

听到冯雷的话田丽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抬起手指着他说:“好,好,好!我说总是见不到你,原来你是这样烦我。我走还不行吗,用不着你这样当面羞辱我。你以为我会赖在你身边不走吗?告诉你,我没那么贱!”

冯雷仿佛没有听到,依旧两眼放光,嘴里大叫道:“我明白了,我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华呢喃,我知道你说谎了!看你这一次如何跟我解释。”

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田丽,田丽,小丽啊,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你去死吧!”(未完待续)

(图 当然)

(下期预告)

孙二娘奔向自己美好的明天,临走杀了跟随自己多年的黑三,却不知自己的前路还有多少凶险。

一只猫毁了华呢喃,一条狗救了贺赫。命运有时候其实就是这样的简单。真相大白之后华呢喃即将深陷囹圄,知道真相后的老父亲仰天长叹。是灵魂的堕落,还是世俗权力与金钱的诱惑?人性在此时此刻被化为齑粉,天衣无缝的犯罪只是一种幻想,一切自有正义的审判。

可是,林倩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下一篇:十六万八
 
故事大全
 
网站地图 红中彩票官方网直营网 乐趣彩票时时彩直营网 138彩票入口直营网
申博娱乐真钱金花 申博娱乐0559 申博注册
申博登录失败 AB亚洲馆娱乐娱乐 辉煌广西快乐十分 58彩票网北京快乐8
168彩票官网直营网 yy彩票怎么样直营网 uc彩票游戏直营网 红中彩票app下载直营网
168彩票官方网站直营网 红中彩票游戏直营网 彩票巴巴客户端下载直营网 yy彩票游戏直营网
387PT.COM 978cw.com 986ib.com 701SUN.COM 8YKS.COM
XSB9999.COM 616jbs.com 498SUN.COM 44sbib.com 163jbs.com
444xsb.com 338XTD.COM 900xsb.com 157PT.COM 8YAS.COM
S618U.COM 88sbib.com 788sj.com 555TGP.COM XSB4444.COM